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隐婚大叔超暖甜 > 第569章 祥叔有时候是不太靠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69章 祥叔有时候是不太靠谱

    第569章 祥叔有时候是不太靠谱

    苏浅终于扛不住儿子和那个男人的目光,她只能鼓起勇气端起药碗。

    可刚放到唇边,她便一阵反胃,立刻放下来深呼吸几口空气,这才好受一点。

    贺泽川浓眉微蹙。

    这种药有多苦,他是尝过的,这是他按照温言给出的药方,从全世界收集的名贵药材熬制而成,药材非常珍贵,很多都是有价无市,浪费掉就很难再买到!

    但这种药如果每天喝一点,就可以加速她的病情自行痊愈,并且减少病情的复发。

    他详细问过温言了,她安心养病两年才可以痊愈,可在这两年之间,她如果受到任何刺激,便很有可能会再次复发。

    但是只要每天坚持喝药,最多三个月她便可以痊愈。

    他接过药碗,放在薄唇边喝了一口。

    “很苦,冷了会更苦!”他平静说道。

    苏浅惊了一下,连忙去夺过药碗:“你为什么要喝,你又没有生病?”

    “我陪你一起苦,可以喝了吗?”他反问。

    既是夫妻,可以同甘,也可共苦!

    苏浅心中一暖,她瞬间便有了勇气!

    “不用你陪我喝,谁说我不敢喝了!”

    她努力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口气将药汤喝完,然后便是一阵强烈的反胃。

    她一张小脸涨的通红通红。

    这时候,幸福快速递出一个山楂给她。

    黑黝黝的眼睛里全是心疼。

    “妈咪,吃了,就不难受了!”

    苏浅接过山楂咬了一口,感觉嘴里的酸涩滋味,胃里这才好受一些。

    她冲幸福温柔一笑:“还是你对妈咪最好了!”

    贺泽川闻言,俊脸一僵!

    他都愿意陪她一起喝药了,为什么他和儿子的待遇,还是差别这么大?

    他立刻将苏浅喜欢的食物,一股脑的往她碗里放。

    “多吃一点!”

    “谢谢,你也很好!”苏浅不吝啬的夸奖。

    在贺泽川完美的俊脸上,立刻绽放出迷人的笑容。

    如今的他,如同一位寻常男人般,似乎可以得到小妻子的认可,便是他最幸福的事情。

    接下来根本就不用苏浅动手了,贺泽川亲手为她剥开龙虾,而幸福为她碗里装上燕窝粥……一些有营养的食物,她吃都吃不完!

    她忽然想起贺泽川的那句话:你是我和儿子两个人的宝贝!

    一种甜甜的感觉在她心头升起,努力将他们,为她准备的东西,全部吃完,一点也没有浪费。

    “好了,我吃饱了!”她打了一个饱嗝说道。

    贺泽川这才微微点头,动手去切自己的牛排。

    简单的生活,一切终于回到正轨!

    ……

    晚上,苏浅为幸福洗香香,贺泽川则站在一旁盯着她们。

    苏浅将幸福肉嘟嘟的身子洗干净,擦干净水珠,拿起粉盒打开,才发现粉盒里的爽身粉用完了,她回头对贺泽川道。

    “家里还有爽身粉吗?”

    “有,在储物室,我去拿!”

    他迈开大长腿便去了储物室,苏浅用浴巾将幸福整个人包了起来,担心他会着凉,只露出一颗小脑袋,黑软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小脑袋上。

    “妈咪,今天晚上我可以去跟温言叔叔一起睡吗?”幸福忽然认真道。

    “不要妈咪陪你了?”苏浅诧异问。

    幸福歪了歪小脑袋:“可爹地好像和妈咪一起睡,幸福总不能一直当电灯泡吧!”

    “……”

    苏浅脸上瞬间发烫,她不知道小家伙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

    “我们不用管他!”

    “祥爷爷说,男人不可以没有老婆,特别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咪从来都没有陪着爹地睡,爹地那么帅,如果被外面那些女人抢走了,妈咪该怎么办?”

    “这些是祥叔教你的?”

    “嗯!”幸福点头:“祥爷爷可好了,什么都愿意对我说!”

    “以后,你少和那个坏老头接触!”

    苏浅虎着脸道。

    祥叔有时候是不太靠谱,可她没有想到,连这种事,也要对幸福说。

    简直太不靠谱了!

    幸福瞬间委屈:“祥爷爷很喜欢幸福的,如果幸福不理他,祥爷爷一定会不开心!”

    “可他也不能对你说这些!”

    “祥爷爷都是为了妈咪和爹地好,妈咪,可以不生祥爷爷的气吗,其实就算祥爷爷不告诉我,这些我都懂,只是你们大人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小家伙似乎很是苦恼。

    虽然他自己也很想和妈咪一起睡觉,可总不能让爹地一个人睡吧!

    他也长大了,也该为爹地承担一点!

    这时候,贺泽川拿着爽身粉走进来,递给苏浅之后问。

    “你们在说什么?”

    苏浅还没开口,幸福立刻道:“我在和妈咪商议,等一下洗完澡就去找温言叔叔!”

    “你不陪妈咪睡觉了?”贺泽川诧异问道。

    此刻在他漆黑的眸中,深邃不见底。

    下意识去看小妻子通红的小脸,薄凉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苏浅对幸福道:“温言叔叔很辛苦,晚上不许去打扰人家!”

    “可温言叔叔说,他很欢迎我去他的房间睡觉,温言叔叔会的东西可多了,他可以教我截拳道,还会教我医术,温言叔叔说,他会的东西,很多医学书里都没有记载!”

    幸福张开手臂让妈咪将爽身粉扑在他肉呼呼的身上,接着道:“等我学会截拳道,就可以保护妈咪,长大后也可以像爹地一样,保护我的女人,还有医术……”

    “我学会医术,就不怕妈咪生病了!”幸福说完,嘟起粉嘟嘟的唇瓣,在苏浅脸上亲了亲。

    苏浅忽然有些心动。

    温言会的那些东西,确实不是在学校里可以学到。

    也许,小家伙的这个决定真是对的。

    只是,小家伙说的,真是他心里想的吗?

    幸福忽然一把抓住他的小衣服,迈开小短腿便往门外跑。

    苏浅一惊:“幸福,不不穿衣服就出去?”

    “我可以自己穿,妈咪不用担心,我去找温言叔叔了!”

    苏浅和贺泽川都看见,小家伙白白的小身体随着跑动,在那里晃啊晃!

    她一阵失语,他不是一向很害羞的吗,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去了?

    是不是真的跟着祥叔学坏了?

    苏浅正要告状的时候,忽然,一双大手从身后缠上她。

    “浅浅,今晚可以让我留在这里?”

    他低低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