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都市沉浮 > 第935章 谁也没这个胆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廖谷锋的突然驾临,让骆飞有些措手不及,因为廖谷锋来江州之前,事先没有打任何招呼,上午到江州后,直接就去了江州宾馆。

    得到消息后,骆飞立刻赶往江州宾馆,想见廖谷锋,却在廖谷锋房门前被宋良拦住了,说廖谷锋正在听调查组情况汇报,让骆飞在楼下大堂等着。

    骆飞见不到廖谷锋,又猜不透他此次来江州是何用意,心里不由惴惴。

    这一等就是2个小时,也就是说,廖谷锋听取了调查组2个小时的汇报,不知他们都给廖谷锋汇报了些什么,调查的结果又是如何。

    调查组人员从廖谷锋房间出来后,宋良进了廖谷锋房间,他此时正背着手站在窗口,目光沉沉看着窗外。

    “廖书记,江州的骆市长来了,一直在楼下大堂等着。”宋良轻声道。

    廖谷锋没有说话,继续看着窗外。

    “廖书记,要不要请骆市长……”宋良试探道。

    廖谷锋缓缓转过身,重重呼了口气,接着坐到沙发上:“小宋,你下去告诉骆飞,让他今天下午安排两个事,第一,召集江州主要老干部,我要和他们座谈一下;第二,见完老干部,我要给江州市委常委开个会。”

    宋良答应着刚要走,廖谷锋又道:“中午我就在房间里吃,不要任何人来打扰。”

    宋良微微一怔,接着点头出去,下楼到了大堂,骆飞正在大堂里坐立不安,看宋良下来,忙迎上来:“宋处长,廖书记忙完了?”

    宋良点点头,接着通知了骆飞这两个事,骆飞听了心里有些发毛,廖谷锋听完调查组的汇报就要见老干部,还要给市委常委开会,他是怎么想的?调查组到底给他汇报了什么?

    此时来不及多想,骆飞忙点头答应着,又对宋良道:“宋处长,廖书记下午见老干部的时候,我是否参加?”

    宋良跟了廖谷锋这么久,对廖谷锋做事的风格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既然廖谷锋见完老干部还要给江州市委常委开会,那似乎他是想单独见那些老干部。

    “骆市长,廖书记没提出要你参加,也没提出要江州任何一位领导参加。”

    “哦,好,好。”骆飞点点头,接着又对宋良道:“宋处长,那廖书记中午吃饭……”

    宋良干脆道:“廖书记说了,他中午在房间里吃饭,不要任何人打扰。”

    骆飞一愣,廖谷锋的表现很异常啊,怎么吃饭都不出房间。

    骆飞微微皱皱眉头,接着用试探的口吻对宋良道,“宋处长,廖书记现在心情如何?”

    “抱歉,骆市长,这个我也不知。”宋良礼貌道。

    骆飞突然发觉自己这话问地有些自讨没趣,讪笑了下。

    宋良接着转身上楼,骆飞在原地发了一会怔,然后离开了江州宾馆。

    下午2点,江州宾馆贵宾楼接待室,廖谷锋坐在中间的沙发上,在他两边和对面,坐着江州十几位主要老干部,景浩然坐在离廖谷锋最近的沙发上。

    此时廖谷锋的神情很平静,看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近似于没有表情。

    大家都安静地看着廖谷锋,廖谷锋没抽烟,他们也不抽,虽然他们在江州的地位不低,但在廖谷锋面前,还是不敢随意。

    接待室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默。

    一会儿,廖谷锋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后用深沉的目光缓缓扫视了大家一圈,接着不紧不慢道:“有些日子没见到各位了,今天我和大家见个面,聊聊天。”

    虽然廖谷锋说是聊天,但大家似乎都没有那闲情雅致,此时他们的心情或多或少都有些复杂,此次往上反映安哲的情况,他们都是参与者,而领头的则是景浩然。

    大家都没说话,却又都不由自主看了一眼景浩然。

    这让景浩然浑身有些不自在,看廖谷锋此时的神情,他突然感觉不大妙。

    虽然如此感觉,但景浩然还是做出很平静的样子。

    而廖谷锋虽然说和大家聊天,但似乎并没有真想和他们聊的意思,接着道:“最近,我接到了江州老干部的联名来信,反映安哲同志在江州工作期间存在的一些问题,对这个情况,我是很重视的,立刻安排有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江州,对大家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核实,为了确保调查组能顺利展开工作,和确保调查的公正性,我特意安排安哲同志暂时离开江州,跟着新民同志去西部考察……”

    大家都看着廖谷锋,听他说。

    廖谷锋继续道:“到今天为止,联合调查组的工作顺利结束,上午,我听取了调查组的全面详细汇报……”

    大家都凝神看着廖谷锋。

    廖谷锋接着道:“首先,我想问各位,大家对调查组在江州期间的工作,有没有异议?”

    大家一起摇头,景浩然道:“调查组是上面派来的,我们自然对调查组是信任的。”

    廖谷锋点点头:“也就是说,各位对调查组的调查结果是没有质疑的了?”

    大家一起点头,谁都明白,不管结果如何,都不能怀疑上面派下来的调查组,不然就等于怀疑上面,就等于缺乏最起码的组织性和纪律性。

    而且,怀疑上面,就等于怀疑廖谷锋,谁也没这个胆子。

    廖谷锋神情严肃起来:“好,既然大家这么说,那我告诉大家调查组给我汇报的结果。根据联合调查组这些日子在江州严谨、细致、深入的调查和核实,信里反映的关于安哲同志在江州拉帮结派、独断专行、任人唯亲、打击异己,以及纵容身边人在外嚣张跋扈、胡作非为等等情况,没有一件经得起事实验证,没有一条能站得住脚……”

    大家听了互相看看。

    廖谷锋继续道:“相反,在调查中,调查组人员发现安哲同志在工作中有很强的原则性,坚持正气,坚持真理,提拔任用干部唯德唯才,对持不同意见的同志,一方面尽力沟通交流,一方面努力说服教育,同时,对于一些不正常的现象和错误思想行为,他毫不退缩做斗争,该批评的批评,该纠正的纠正,该处分的处分……

    而且,在调查中,调查组人员还发现,在我们的老干部当中,有些老同志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丧失了最基本的立场原则,倚老卖老,居功自傲,仗着老资格,对组织提这样那样不合理的要求,对自己犯了错误的老部下想方设法庇护,一旦要求得不到满足,就发牢骚甚至不满……”

    廖谷锋的声音清晰洪亮,在接待室里回荡着,大家各怀心思听着,心里都有些紧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