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hp同人之浮生若梦 > 69.地底囚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梅林遗址立下的誓言……

    安琪记得自己曾在某本古老的魔法书上看到过,高级的守密咒语不是魔药和摄魂取念可以随意读取的。更新最快┏m.read8.net┛

    那么,只要她要紧牙关是不是可以挺过一段时间?

    “你还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一并说出来。”

    他抬手勾起安琪脸侧的一缕金发在指尖盘绕着。

    安琪想了很久,真正想问的却说不出口。

    “我会死么?”

    “人不可能永远活着,相信我,把秘密说出来的话,那不会很痛苦。”

    他的语气像是诱哄少女吃下毒苹果的女巫一般,安琪却并不买账。她在心中暗下决心,想要留下这条命,无论如何都不要开口。

    她身上背负得太多太多,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我不会告诉你的。”她听见自己口齿清晰地说出这句话,即使是作为诶斯特家的一员,只要面对的是索伦家她就断然不能妥协。

    “傻姑娘,等尝到了苦头再后悔可不值得呐。”

    “死亡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呵……”这样的一声叹息后,他放下安琪美丽的长发起身朝后退出一步。

    “你和你的姐姐很不一样……”

    “她的眼睛总是那么倔强,好像永远都不肯认输一样。”

    姐姐……

    安琪静静的卧在地上看着他从袖口抽出魔杖,那手腕划出一个凌厉的弧度,幽绿色的魔咒闪电般的打在了她身上。她甚至没有听到对方口中念出的咒语,只有一瞬间被附加在身上刺骨般的疼痛让她知道对方已经急不可耐的用上了钻心咒。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因为疼痛而尖叫,身体里就像有无数把钢刀翻绞。即使她蜷起身体也不能让痛楚有一丝一毫的减轻。

    他说得对,死亡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可是她已经疼得连张口说话的力气都不在了。

    只有她凄凌的惨叫延绵不绝一般回荡在这座阴冷黑暗的囚牢里。

    =========================

    黑暗的囚室里没有窗子,关在这里的人仿佛已经被时间抛弃了一般无所谓昼夜之分 。

    安琪蜷在黑暗的墙角里,反反复复的噩梦和幻觉使得她只能闭目保持一个浅睡的状态。

    她被关在这里已经一个月了。

    没想到,第一次的钻心咒便险些要了她的命。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她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但为了套出她口中的话只能耗费资源和时间硬生生的将她从死亡的边缘给拉回来。

    “你实在是太弱不禁风了,可我却不能让你这么轻易的死掉呢。”

    付诸于身体上的酷刑无法实施后,他们转而开始攻取她的精神世界。

    于是,在大约一周前,她的身体有所好转后,索伦家便开始在她的饮食里投入使人致幻的魔药。

    当安琪发觉每日的饮食不对劲后,她已经被接连不断的噩梦和眼前挥之不去的幻觉折磨得几近崩溃。

    头好像要爆炸了一般,此时浮现在她的脑海中那些光怪陆离的影像之下,埋在她内心最深处的一点点微光却是那个在十字路口和她决绝的少年。

    心中哪怕是再绝望,她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幻想过他会来救她,就像她在《哈利波特》里读到的伏地魔一样无畏而强大。

    可最终从那一点点的期望中醒过来,她明白现在她只能自救。

    如果她能有汤姆那样灵敏的味觉和识别力想必现在也不用如此遭罪了。

    “咯……吱……”

    远处传来铁门被拉开的声音,安琪闭眼细细听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虽然不远却因为走道四壁的回声而被混淆。

    听了好些天,安琪已经大致能分辨出这个地方的出口正在她不远处的右上方,而这里应该是地下室。

    细细碎碎的脚步声传来,是那个送饭的姑娘。

    索伦家的人十分好辨认,他们仪容和举止都受过十分苛刻的教导,脚步声轻盈、齐整,每一步的距离都像是丈量过一般。

    送饭的女孩今天的脚步声和往日有些不一样,左腿受力似乎要比右腿明显。

    等那声音靠近,安琪转过头发现那姑娘脸上果然添了新伤。

    “他们又打了你?”

    安琪的问题换来了对方一个冰冷的凝视。不过是和安琪一样的年纪,眼神却好像收纳了这世上所有的冷漠。

    她把食物和清水随意的放在地上便准备离开。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哑炮吧。”

    安琪轻飘飘的说完就见那女孩果然恼羞成怒的一脚踢翻了她的水罐,然后狠狠的朝安琪甩了一个眼刀,最后跛着右腿离开。

    哑炮么……她又猜对了!

    见那女孩走了,安琪看了看地上的那摊水迹感到得十分可惜,看来今天的水并没有问题。

    她蹒跚的走过去端起水罐,里面已经滴水不剩,她的手轻轻地触了触地上的水迹,然后就着湿润的指尖擦了擦自己干裂的唇。

    安琪看了一眼地上的食物,拿起卖相最好的圆面包悄悄藏在了角落里的草堆下。

    里面藏了有整整三天的食物,可这些食物都不能吃,她要造成一个她已经疯了的假象。如果索伦家一旦发现她开始绝食,只怕会拿着魔药来每天灌她。

    三天的滴水未进,安琪感觉自己已经好了不少,至少不再像之前一样连身处何地都看不清。

    可是如果她还继续这样不吃不喝饿死渴死也是迟早的事。

    转身再看向铁栏杆外的食物,她挑挑练练翻出一个明显被咬过一口的粗面包。她的食物总是被动过的,那个给她送饭的女孩以前总是会把最好的东西吃掉,再后来就只有最粗粝的食物动一动,显然这不好吃她总是咬了两口便作罢。

    还真得感谢她呢,安琪想。

    这几天为了保险起见她什么都没动,而现在她需要食物,却也不能百分百的肯定这个看似安全的面包就真的没问题。

    “吱……吱吱……”阴暗的角落里响起老鼠细微的叫声。

    安琪盯着墙脚眼中闪过一抹冷色。

    这地下室的老鼠不知是吃的什么,一个个长得异常肥硕,灰色毛皮也被养的油光水滑。

    这些老鼠一点都不怕人,安琪只要躺在地上不动,它们就胆大的过来试探咬咬她的衣角和鞋子。

    她将手里的粗面包撕下一小块丢在不远处的地面上,随即便跃出了一只大老鼠亮眼眯着幽绿的光将那面包吞了下去,而后‘吱吱’的朝安琪叫起来,弓着身子似乎想要把她手里剩下的食物也抢走。

    安琪捡起一块小石子狠狠的朝着老鼠砸过去,那老鼠才不甘心的跑回黑暗中。

    那魔药的效果立竿见影,看来这面包没问题。

    她不放心,于是又拿出藏在草堆里的圆面包抛向外头的地上,这么大的一个面包立即引来了七八只老鼠的疯抢。

    安琪面上冷笑,看来以后吃的也不用藏了,给这些老鼠吃了也不用再担心睡着还有东西来咬她。

    食物被瓜分得很彻底,效果也立刻显现了出来。这些老鼠一个个开始东倒西歪,有的吱吱的对着空气咆哮,更有老鼠开始暴躁的啃食同伴,没有目标的已经开始撕扯自己的肉了。

    一时之间,这地下室里全是老鼠的嘶叫声。

    安琪机械的咀嚼着手里东西,看着那些四处乱窜的老鼠心里庆幸着。这些老鼠贪得无厌吃了这么多,魔药一下子发作起来可谓是相当厉害,如果她一直吃下去,迟早也是这幅样子吧……

    干涩的咽下最后一口,她又坐回了那个熟悉的角落开始闭目养神。

    她实在太困,才入了睡眠,那些熟悉的噩梦又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那些尘封在记忆最深处的恐惧被打开,那个浑身烧伤的男人拖着她走在孤儿院的走廊上,两边站着的是她无论如何哀求也无动于衷的孩子们。

    这条走廊的尽头,她知道,是地狱……

    这个男人要拉着她一起堕下去。

    所有的挣扎都没有用。

    “那是你该去的地方!”

    “即使是下地狱你也没有资格拉着我和你一起垫背!”

    “我诅咒你,Paul,我诅咒你,你的灵魂永远——永远都无法得到主的宽恕!!!”

    ……

    当带着罪恶的指尖抚上她脸颊的那一刻,她终于惊醒。

    看着眼前这个人,安琪敏捷的向后退出去。

    “看来还早。”他笑道,从身后抽出一条闪着红光的长鞭。

    凌厉的鞭响破空而来。

    那鞭子一下都碰都没碰到她,可却每一鞭都似抽打在她的灵魂上。

    “Ange——”

    “Angel……”有熟悉的声音在唤她,“不要抵抗鞭子,顺着力道会好受些。”

    迷迷糊糊中她试着照做,好像真的有好那么一点点。

    她侧过脸望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一面墙,只是那墙缝中露出了一只祖母绿色的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