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我的男友不是人 > 24.我们结婚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晨,顾瑟在一阵阵冷意中被惊醒过来。收藏本站┏m.read8.net┛

    眨眼,再眨眼,哦,她想起来了,她和一具没有**的灵魂神交了?

    入眼是白的几乎透明的胸膛,她伸出手指戳了戳,幽幽道:“你说,砍你一刀会不会流血?”

    “......”

    顾瑟一个大力翻身骑在他的身上,凝视着他有些呆萌的脸,摸摸他柔顺的长发,愉悦的一笑,说:“谢谢你。”

    接着弯腰在他印堂落下一吻,下床。

    许仙爬起来,修长的手按住被她亲吻过的地方,脸红了一圈又一圈。

    昨夜,他们共赴巫山翻云覆雨了,不知道大战了几个回合。

    顾瑟依稀记得自己非常之热情,原来没有被强迫着的欢爱是如此美妙。无怪乎这世上的痴男怨女为之疯狂。

    别说不是,有谁爱着爱着最终不是爱到床上去的?不是以它为目的?

    顾瑟洗漱完毕,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姓高的送她回来,她后来没有管他,他应该走了吧。

    打开房门,意料之中,空荡荡的客厅里没有多出一个外人。

    虽然昨晚她消耗了体力,可是今天她起的比往常都要早。于是她决定给自己做个早餐,应该说她和鬼。

    冰箱里还有几包水饺,顾瑟心情不错的哼着歌,第一步放水放水饺,第二步打开煤气灶。

    煮水饺呢,不要等水煮开的时候放,要在冷水的时候直接放。当水快煮沸的时候,加上冷水,煮开,再加冷水,再煮开,这样出来的水饺呢,不容易糊,一个个滑滑的,有弹性。

    这样的方法还是她和水饺店的老板学的,人是东北的,店名就叫东北水饺,来吃的人络绎不绝。她看多了,学起来的。

    几分钟后,一个个饱满晶银剔透的睡觉被顾瑟摆放在盘子上。接着她弄了大蒜、酱油、醋、糖、辣椒、盐,自制了一款酱料。

    “许仙,吃饭了!”顾瑟朝着卧室那边大声吼道。

    此时卧室里,许仙哥哥躲在浴室里,有些不敢和顾瑟见面。

    最重要的是他心脏一直乱跳,他对着镜子发誓,他绝对没有背叛娘子。他,他只是在救人!他只爱他娘子!只爱!

    可是脑子里是顾瑟挥之不去的音容笑貌。

    顾瑟奇怪,她喊了好几声都不见他出来。

    她快步走进浴室,然后脸色冷了下去。

    “娘子我绝对没有背叛你!我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娘子,你千万不要误会!”

    顾瑟心里有点不舒服,她顿了片刻,敛去表情,扬起笑容,说:“许仙,吃水饺吗?我煮了水饺。”

    许仙一脸错愕,他僵硬的转过身,眼睛盯着地面,顿了片刻,小声的说了一声好。

    顾瑟点点头,说:“嗯。”

    饭桌上,两人面对面坐着。

    许仙仍然没有正眼看她,他手里握着筷子,在空空的碗里点来点去。

    顾瑟夹了一个水饺,放进他的碗里,笑着问:“你怎么不吃?”

    “哦。”

    顾瑟叹了一口气,安慰道:“你不必介怀,我知道你爱的是你娘子。昨晚只不过是我求着你上、我的,不关你事。你不需要想太多,你依然对你娘子忠贞不渝。”

    许仙听后脸色更加的茫然。

    对于顾瑟来说,她真的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有爱情的存在。

    现在她有一个病态的想法。

    自己是否能爱上一个人?

    她为什么对谁都没有感觉,没有喜欢的?难道她只爱她自己?

    她想尝试一下所谓的“七情六欲”。

    他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品。

    这样做或许有些过分,毕竟他不是一个人,并且他深爱着另外一个女人。

    可谁知道最后是她陷进去了,还是置身事外。

    虽然后果都是,她不用付太多的责任。

    人都是自私的。

    思及此,她竟然有些想笑,她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这个念头,她越想越有实施的冲动。

    顾瑟盯着许仙,一口一口吃完饺子直到腹饱。然后她放下筷子,冲许仙一笑,说:“等下你洗碗,我先去上班了。”

    许仙默不作声,点点头。

    对的,是该这样多一点互动,她要学会爱人。

    情侣之间会做什么,你做饭我洗碗?逛逛街看看电影游乐园玩玩?是这样的流程的对吧。很好,这些她通通没做过,是该带着他去见识见识。

    相通后,顾瑟挎着个包,上班工作去了。

    下午,顾瑟准时下班。她今天有个打算,下馆子,看电影去。

    她的车中午趁休息时间她已经开回公司。

    所以,她现在直接回家把家里那条鬼给带出来。

    刚到车库,手机响了起来。

    顾瑟一看,是神经病。这是她给那男人娶得绰号,因为她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何况这人真的是有病。他无意间插足她的私人恩怨,并且以此要挟她,难道不是有病。

    顾瑟挂断,那边再打,她继续挂断,还打。

    如此反反复复几次,她索性接了起来。

    “喂,你好。”她语气平静。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忙什么呢?”

    亲昵的好像他们是男女朋友似的。

    顾瑟冷笑,“不好意思,我在开车,不方便接听电话。”

    “哦。下班了?”高函予明知故问。

    “是。”顾瑟不耐烦道,“没什么事我先挂了,我着急回家。”

    “着急什么呢,饿了?过来,我请你。”昨儿个他单位有事忙了整整一天,没时间搭理她。这会他闲了,哪能不和这妞儿叙叙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顾瑟皱起眉头,她该如何甩掉这粘皮糖,这么不依不饶的涉足她的生活,她真的很不喜欢。即便心中已非常不愉快,她仍扬起声音:“对不住了,我今儿个身体有些不舒服,现在只想回家躺着。我们改日吧?”

    偏偏此人她还万万得罪不得,该拖到猴年马月呢?

    高函予咧开嘴笑了,道:“我懂,女人嘛,总有那么几天。那行,咱改日再约,小瑟瑟再见。”

    这称呼喊的顾瑟身体一个颤抖,嘴角抽了。

    那件事情她又不是主谋,她为何倒霉如此。

    去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起。“刘放,你前男友和他新欢有再来找你吗?”

    “什么?”

    这女人活脱脱享乐派,这才几天,闯这么个祸不放在心上每日惦念惦念?她也真是喝醉了。她按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问道:“你做的好事敢情你一阵风过去啥也不留下是吧?我说,人家出这么大个糗就没找上你门跟你死磕吗?”

    这下刘放想起来了,她说:“那两丫没证据当然不敢轻易过来跟我瞎闹咯,哎呀,你表担心了,事情过去了,你放心,好好过日子吧!”

    好好过日子?她这叫好好过日子?这几天发生的事儿都能拍个连续剧了。

    她心中不满,不过还是不打算告诉她,她现在正被人威胁着,还不止一个。好吧,好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突然好想唱一句,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于是她回她,说道:“嗯,没事了。我这边也没有谁来找我麻烦,那先这样,挂了。”

    “再见,亲爱的。”

    顾瑟神色如常,现在不用担心当事人会找人来报复她,她只要保住自个儿的面子就好。

    如果那两缺德货捅出这破事儿,说实话,她丢不起这面子。

    这种不道德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顾瑟小姐不知道的是这件事情已经被某人给压制住了呀,不准查!谁不要命继续,好,等着破产吧。他叫你在京城没立足之地!这人是谁咩,当然是咱高大人那牛逼哄哄开外挂一样的天仙人物了!

    高大人昨晚在顾瑟那小**家里等了那是足足两三个钟头啊,他原以为小**洗完澡总得出来打声招呼吧,送送他什么的吧。比如含情脉脉送他到门口,感谢他送她回家之情云云。没想到硬是一个影儿都没见着啊,她也真敢放心,真不怕他把她家砸了,叫你个小**不出来接驾!

    高大人哪里知道里头热火朝天呢,难舍难分呢,那姿态要是叫他看见了,他恐怕不是惊悚到吓死!就是入火至着魔!

    能想象吗,一媚态纵横、妖、娆万千似修炼千年妖精的女人自个儿在那空物高、潮、摇晃、白花花两兔子激、烈的颤、动?尤、物啊!那眉眼、那神情、那身段......

    有这特技还要男人作啥,人自个就能满足!

    小**家的隔音效果就是这么滴强悍,高大人楞是等的花儿都谢了,最后见人家没出来可能是睡着了,他颇识趣的回家了。他这几天都忙,敢明儿还要去投标,各项繁琐要事,他需得亲历亲为,着实不能再花费时间下去。

    顾瑟刚刚挂断电话,刚好一个电话打进来,是张和清,她顺手点开。

    “喂?”

    那边张和清满脸欢喜,秒接啊,真好。他温柔的问:“下班了?”

    “是啊,在回家的路上,你吃饭了吗?”

    “还没,我在宿舍。”

    “哦。”

    这几天她和他一直不咸不淡的聊着,说起来,他是她名义上的男朋友。可是她真的没有感觉到自己是在谈恋爱的样子,她对他,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感觉。可能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每天的问候好像是一杯白开水,永远只有一个味道,那就是没味道。

    每天,他们都有不长不短的通话,有时候在中午,有时候在下午。聊的内容非常少,兴趣、爱好、身边有趣的事情。当然都是他在说,她在听。有时候回应几句。不是说顾瑟不想和他聊这些,主要是她这个人一没有兴趣二没有爱好三不喜和别人讨论别人的事情四没有共享的意愿五她不喜欢说话。

    看,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改不了,也不想改。

    当下她倒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和他说,她已经想了几天。

    顾瑟手搭在方向盘,侧头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不悲不喜,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她一如往常的语调,说:“我们结婚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