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殿下万岁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狗仗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

    北辰无言比那士卒首领大十倍的音量咆哮出声,将那原本就被砸的晕乎乎的蠢材骇的倒退一步,这才有心思顺着他抬起的手指望向地面那块宫牌。

    面朝地,背朝天的宫牌上究竟写的什么字,那士卒此刻还看不清楚,但只是一看看到紫色的色泽,就让他的脑袋仿佛被重重打了拳,再度倒退一步,愕然睁大眼睛,瞬息抬起望向北辰无言,又看看身边淡然摇着折扇的男子,和另一个满脸不屑的娘娘腔,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终于想到自己该干什么,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萧逸尘面上的神情很平淡,甚至都无法让人看出其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此刻更是折扇一摆淡笑着说道:“将军这是为何?本王不过是路过此地,无意间遗落了宫牌,还望将军帮本王找一找。”

    “诺,诺诺!”那士卒急忙捧起背面雕刻有游龙踏剑祥云纹章,正面则刻着凌霄两字的紫金宫牌,跪在地上膝行几步,就直接爬到萧逸尘的面前,双手高高抬起。

    手中折扇轻摇,萧逸尘却并没有急着去拿举到自己面前的宫牌,盯住眼前都不敢抬头看他的士卒,忽然问道:“巡城营指挥可还是付盛付大人?左右都统可是刘全和王天睿大人?四位管带可还是原本那几位?”

    “殿下所言无虚,正是那几位大人。”那士卒虽然不知道萧逸尘究竟要问什么,但依旧不敢怠慢,急忙点头称是。

    “这就奇怪了。”萧逸尘抬起头,随意扫了扫四周的路人,抬手将折扇指向前方刚被松开的那对中年夫妇,星目中寒光闪过,再度盯住那士卒,“巡城营的诸位将军都是东宫属官出身,历来奉公执法无有偏差,今日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在这朗朗乾坤之下,公然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甚至连议罪厅的活计,你都给包揽,想要当街给这对平民定罪了?!”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呀!”那士卒就算是再蠢,也知道眼前这位可是一句话就能让他掉脑袋的存在,哪里还敢如先前那般趾高气昂,只能趴在地上连连叩头求饶。

    那些带来的大头兵早已经吓得连动都不敢动,此时不但放开了那对夫妻,更是跪在地上遥遥给萧逸尘叩首,但却不敢开口,生恐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被松开的那对夫妇中,想来那女子也是个灵秀人,此前大概也已经看到了士卒手中捧着的宫牌上雕刻有什么字,此刻一把挣脱自己的丈夫的手臂,冲到萧逸尘的面前跪下,叩首喊道:“凌霄亲王殿下,为草民做主呀!草民夫妇冤枉!”

    “大姐快请起。”男女有别,萧逸尘不好直接搀扶,对边上的玉潇湘使了个眼色,小丫头倒是很通透的上前搀扶起那女子。

    “大姐姐你放心吧,咱们家殿下来了,就没人敢胡乱给你们定罪!”玉潇湘伸手拍拍那女子的衣裙,俏丽的脸蛋上满是甜笑。

    望了眼那逐渐安定下来的女子,萧逸尘抬高音量,星目却落在那华丽的马车上,沉声喝道:“此地乃是盛京,帝国首府!若有人蒙冤受屈,北行百里,平冤门外登闻鼓四季常在!这里,不是哪家侯府,公府,乃至王府放肆的地方!”

    “谢殿下,谢殿下主持公道。”之前差点被抓的男子,此刻也回过神来,急步走到萧逸尘的面前,眼看着就要下跪,却被抢先一步扶住手臂。

    拉住那男子不让他下跪,萧逸尘再度说道:“本王今日路过此地,本是看个热闹,却未曾想看到了一件丑事。尔等无需跪拜,你等若有罪,本王不会包庇。尔等若是无罪,也不需惊恐。今日,不论是谁让尔等去何处,尽管跟他去,明日本王大朝会上,必定要对父皇启奏,让父皇来为你等主持公道!至于那些仗势欺人的狗才,本王定要参他鱼肉乡里横行不法之罪!”

    萧逸尘的话音落下,虽未引来一片叫好声,但周围的围观

    吃瓜众互相议论的声音立时就大了几分。一直躲到现在还未出现的哀国侯府兽车主人,大概是再也躲不住了,终于打开车门,露出一人的身影。

    原本以为不是哀国侯本人就是他的两个儿子,却没想到车门中走出的,竟然是个年轻女子。

    此刻女子身材修长凹凸有致,相貌虽不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但也算是端庄秀丽,满头珠翠,光华辉映之间倒是多添了几分贵气。

    “臣妾参见三殿下,三殿下威武。”那女子刚一落地,便扭着腰肢走到萧逸尘面前,妩媚的扫了眼面前的俊脸,这才盈盈下拜,算是行礼。

    萧逸尘的剑眉微微皱起,上下打量那女子之后直接说道:“你是何人?”

    “臣妾是侯爵夫人的贴身女婢,还是侯爷的通房。”那女子貌似娇柔的回应一声,眼眸再度落到萧逸尘的脸上,似乎带着几分挑逗的心思。

    手中折扇一收,萧逸尘侧头对北辰无言淡然说出两个字:“拿下!”

    “诺!”北辰无言二话不说,上前一脚就踹在那女人的肚子上,让她惨叫一声跌倒在地,随即追赶两步,抬脚就踩在她的后背上,把那略带狐媚的女子,像是只蛤蟆般踩在地上。

    “殿,殿下,您,您这是做什么?”豁然间受到攻击,此刻想支撑起身体都做不到,那女子这才惊恐的开口呼喊起来。

    “身为贱婢,竟敢自称臣妾,僭越礼制,此罪一。我家殿下乃超品亲王之尊,你一无品无级的奴籍奴仆,竟不知跪拜行礼,此为大不敬之罪,位列不赦之行!”北辰无言冷然的声音再度响起。

    “现在明白了?”萧逸尘的目光淡淡扫来,对也不等那女子开口,就对北辰无言说道:“将其丢到御史台门口去,本王倒是要看看,所谓铁面无私,所谓不畏权贵的御史台诸位大人,看到此女子的时候,会给她定个什么罪,又会参哀国侯个什么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