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逆天娇女,傲世阴阳师 > 皎月青云(求订阅500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逆天娇女,傲世阴阳师,皎月青云求订阅5000

    芷澜沉默不言。舒悫鹉?

    魏三公子道“这样吧,我还是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只要答应我,承诺再也不会害痕儿,我就放过你一回。不会剥夺你的澜夫人尊号,也不会将你逐出府去你在这儿发誓,让大家都听见”

    芷澜缓缓地抬起头,珠泪缓缓落下,然而在泪光之后,她那美丽的双瞳却带着一丝惊心动魄的坚定。

    她缓缓开启朱唇,所有人都奇怪地发现她的声音变了,不再是从前那种悦耳柔美的调子,带着一丝铿锵,就像深夜中金属梆子敲击一样,有种诡异的味道“夫君,您什么”

    “你没听见么澜夫人,我要你发誓。”

    “发誓什么”她眼瞳空茫地看着她这个心爱的男人。

    “发誓从此之后不会再暗害痕儿”魏三公子也觉得有些诧异,怎么现在澜夫人看起来就好像怨灵附体一般这个想法令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魏三公子”芷澜笑了,她原苍白的唇沾染了自己的血迹,娇艳无伦,带着一丝嗜血的美艳,“我不发誓。”

    “为何”魏三公子隐隐面色发青。

    “因为我迟早会杀了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儿。”芷澜的目光似乎穿透了他,再也不痴情地凝视这个她曾经无比深爱和崇拜的男人,看着空中某个莫名的点。

    “你”魏三公子这回真的怒了,狠狠地在芷澜的脸颊上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打我,我也不会改变主意的。”芷澜并没有被这个耳光给打趴下,目光依旧炯炯,“我告诉你,我定人会杀死这个女人的孩子,让她生不如死,永不能超生,哈哈哈”

    “你已经疯了。”魏三公子的眼神再也没有任何怜悯,他招了招手,“来人,将澜夫人抓起来,关进柴房,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出来。

    “你以为我会等你来抓我”芷澜清冷冷地一笑,以所有人都惊叹的速度移动到了一名侍卫之侧,反手抽出他腰间雪亮的匕首,“夫君,澜儿曾经信任你,依赖你,可是你最后给了澜儿什么今天澜儿再在此以死明志,发下誓言我死之后,府中六月飞霜,我必然化为冤魂,缠绕这个狠毒的女人,让她孩儿夭亡,她生不如死,永不超生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完,她再也不看任何人,狠狠地将匕首刺向自己的心窝

    血溅三尺

    那躺在地上的“皎月”,也再度沾染了斑斑的血迹

    林月如在那儿,身躯微微颤抖,却极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夫君”

    “她死有余辜。”魏三公子再也不看芷澜的尸身一眼,径自离去了。

    然而到了门口,他又惊讶地停住了脚步。

    此时,正是六月间。

    “夫君,怎么了”林月如一直乖巧地跟在他身后,差点被撞了一个趔趄。

    他没有话,只是出神地望着窗外。

    窗外,那原一碧如洗,阳光灿烂的空中,倏然飘起了霜雪

    白茫茫,空荡荡,细细碎碎地洒落下来。

    就好似不甘心的魂魄,飘荡在天地之间

    那是一个女人,所有的怨恨和不原谅

    我死之后,府中六月飞霜,我必然化为冤魂,缠绕这个狠毒的女人,让她孩儿夭亡,她生不如死,永不超生

    林月如脸色煞白,双手鸡爪一样蜷缩起来,心底闪过一丝彻骨的寒意

    皎月的记忆,到此结束

    漆黑的密室里,只听见白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她的脸上写满了惊叹号。

    原来,竟然是这样

    他根不是她的亲生孩儿,而是那个被她下毒手害死的美貌却苦命的藤三姐藤芷澜的孩儿。

    然而,芷澜却根不知情。

    她果然如她所化为厉鬼,徘徊在这将她活活逼死的滕州城。

    然而,悲哀的是,直到死后二十五年,芷澜还是不明白这个最大的秘密。

    也许是因为有什么东西保护着,芷澜无论如何也难以对林月如下手。

    想到这里,白素一震,想到了凤无声也是无法对谢震天下手,原因就是他身上的龙魄,难道这林月如身上也有传中的四大魂魄之一

    芷澜,她的怨恨越来越强烈,眼见林月如当上了魏府唯一的女主,荣华富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怎么能甘心

    此时,皎月的灵魂又从琴弦中间逸出。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身体也呈半透明状。

    似乎刚才的一场回忆,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就是这样。”皎月声音苦涩,“我目睹了这所有的一切,从此,林月如就将我封闭起来,她曾经想将我摔成两端,但我毕竟是传中凤凰骨所做的琴,传毁了我的人会遭天谴她最终不敢,只得将我锁在这永不见天日的地方,至今已经七年了。”

    白素闭上眼“那为什么会牵扯到李冰人的铺子“

    皎月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怀疑关于如夫人怀孕一个月流产时有关联“

    白素有些不太明白“那为何如夫人还留着李冰人一家”

    皎月道“李冰人只知道如夫人先前怀孕过一次,那次魏老爷刚好出海了,还没来得及通知老爷,便流产了,当时刚好是在李冰人铺子里面,李冰人先前对如夫人有恩,便没有杀人灭口,后来如夫人便发觉自己不能再生孕了不能再生这事李冰人并不知情”

    白素冷笑了一声“没想到这个如夫人杀人如麻,居然还懂得报恩”

    “后来也是要找李冰人下手,却听了李冰人铺子里面经常出现澜夫人的鬼魂,如夫人自顾不暇便也没再下手”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她还是想杀了李冰人一家,看我不好好收拾一下这狠毒的女人”

    皎月有些担心地看着白素“姑娘,你要心些,虽然如夫人做尽坏事,可是她毕竟是轩辕国第一首富,你想要主持公道,自己也要注意。“

    白素哼了一声“我怕啥她上面有人,我上面还有瓦哪。”

    皎月噗嗤一笑“天才阴阳师果然好胆识”

    “咦”白素这下倒是有点惊讶。

    下意识地指着自己的鼻子尖“原来,你知道我是谁”

    皎月淡淡地笑了笑“姑娘,我虽然笼闭在这密室之中七年,可是我毕竟通灵,我知道你就是名震全国的天才阴阳师白素”

    “果然通灵啊。”白素大喇喇的拍着胸脯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我也就不瞒你了,这样吧,等这事儿解决后,我就想办法给你跟青云的魂魄搞一个婚礼。”

    皎月苦笑“那估计是不可能了。”

    “嘿,有啥不可能的,我跟皇帝交情很好的,皇帝都要让我三分,我想给谁主婚就主婚,谁敢不依”白素得瑟的道。

    皎月叹口气“不是我不依,是我要走了,白素姑娘,你多保重。”

    白素一惊,抓住皎月的衣裙,却发现已经完全无法触摸,她的身躯仿如渐渐融化在空气中“你要走了,那是甚么意思”

    皎月叹息道“我没和你呢,三年前,如夫人请来月魂在我身上下了咒,倘若我让任何人知道林月如的秘密,我就会在半个时辰之中魂飞魄散。”

    白素怒道“怎么又是月魂这渣渣,为什么他死了都不能省心啊”

    她又不忍地看了看皎月苍白的脸“早知如此,你你可以不必帮我这个忙的呀”

    皎月垂下眼帘“我心怀这个悲惨的秘密已经七年。在这七年不见天日的生涯之中,我想念青云,想念我和他曾经琴瑟和鸣的那些日子那些日子眼光明媚,花瓣在空中轻轻落下,好像一个完美的梦,醒来后,四周只有深不见底的空虚和寂寞,不过也好,有过回忆,胜过从来不曾存在”

    白素有些词穷,她不是知心姐姐,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心碎的魂魄。

    皎月勉强笑了笑“白素姑娘,我之所以没有自毁元神,就是我始终盼着有一个人会过来看我,将这个大秘密给他听,虽然我知道这可能微乎其微,却还在期盼着,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等到了你,而且你是最适合知道这个秘密的人现在我心愿已了,可以放心地魂飞魄散了。”

    白素眼眶泛红,高声道“不行的青云还没有看见你,你不能魂飞魄散的他等了你足足七年,你舍得让他没有见你一面,继续在漫无止境的冥界边缘徘徊和思念吗”

    皎月眼中滴下泪珠“我也想要见到他啊,可是可是我就要消失了,我没有时间去看他。白素姑娘,你看见青云的时候,记得告诉他,让他快些投生去吧,希望来世还能相见”

    她的泪水在空中化为虚无。

    “不要啊,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带你走你们不见面,我这辈子良心都不会安宁的“白素以一种居委会大妈的狂热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溜烟抓起皎月的实体就要往外跑。

    “来不及了”皎月将白素推开,“记住带上我的话我们三生有约,来世必能相见”

    然而

    “皎月”

    在白素惊愕又讶异的目光中,在皎月惊喜而悲伤的凝视中,房间的门缓缓打开了

    “皎月”

    在微弱的光线中,一个黄衣的清秀公子隐隐浮现。

    他身躯有些瘦弱而伶仃,面貌却是出尘脱俗,深褐色温柔的眼瞳直直地盯着皎月,正是青云同志

    当当当当

    皆大欢喜

    “青云,你怎么来了”白素这下真是太高兴了,要是眼睁睁看着这一对苦命的琴瑟恋人不能在消失前再度相逢,那是多虐的事情啊

    青云微微弯起嘴角,笑得斯文而悦目,他的眼神贪婪地注视着皎月,丝毫不肯移开七年了,七年,她还是那样,一点没变,刻苦的相思,终于在这一刻得到满足

    白素见青云没回答,自己也有些苦笑,料想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哪里有空理自己

    “究竟是谁带青云来的“白素喃喃道。

    “笨笨白素,当然是奶奶我啦”一个极其自负又欠扁的声音响起在身后

    白素一转身,看见那只张狂兮兮的火鸟挥舞着翅膀是幽宝

    “幽宝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被干支师傅叫去了么”

    “哼,要不是我来得巧,怎么会感应在城门的地方有个魂魄在找你,我就去啦,然后把这个痴情苦命男给带来了,我办事,你放心”

    “咦,他叫我怎么我都没感觉到,你倒是感觉到了”

    “那是自然,你不过是个肉眼凡胎的凡人,我可是那个什么神威凛凛的邾鸟,神鸟啊,首先就是我先接收信息啊”

    “哦,你了那么多,原来你是我的接线员啊”

    “你我再也不理你了”幽宝转身就要飞走。

    “哎呀你样,脾气见长啊,自从有个大叔喜欢你你就不得了了是不赶快找你家大叔去”白素在幽宝面前可是立即现出了无耻猥琐女的质。

    “我草我找谁和你有毛关系啊,我知道你是和你师父分别久了内分泌失调,这样也不用拿我开涮啊”幽宝怒气冲冲地摇动着它的火红冲天毛,形状跟刚才似乎有所变化,顺溜多了,还闪着很可疑的光芒,白素严重怀疑它去叫青云的同时还好好梳妆打扮了一番

    这个自恋狂

    “好了好了,人家情侣久别重逢,我俩在这儿互相问候对方祖宗不大好吧啊。”白素赶紧好声好气地将自恋狂幽宝给哄下来。

    “哼,谁理你。”

    “你破坏人家大团圆,心遭到报应,你喜欢的男人都是gay”

    “gay”

    “gay就是喜欢男人的男人。”白素声普及知识。

    “我草,你是你咒我喜欢的男人都喜欢男人”幽宝以一种学到了新知识的口吻好奇地看着白素。

    “虽然拗口了点,但是你的很对,姐就是这个意思。”

    “这样很不错啊,白素,你子终于让姐满意了一回”幽宝的鸟眼中射出惊喜的光芒,似乎心中那是相当的海皮啊。

    “咦,我幽宝你好特别好飘逸好有个性啊,人家都是不慎撞到了gay过来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你咋还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呢我能采访一下你吗幽宝同志”

    幽宝捋了捋额头上火红的毛,得意地道“要是我喜欢的男人喜欢男人我就顺便把两个一起打包了来伺候姑奶奶一个”

    要不是刚才才听完了藤三姐悲惨的遭遇,使得白素现在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平复镇定下来的话,白素一定会笑得眼冒金星口吐白沫肠子都打结的

    “怎么了,你干嘛以那种眼光看着我”幽宝看出白素脸上的肌肉在不受控制地抽搐,很鄙视地开口。一副“这点破事就把你丫吓成这样还跟姑奶奶混”的样子。

    “额,我的眼光不对吗就算是有不对,也只能明我太敬仰你了幽宝姑奶奶,你比蒙娜丽莎还要美丽,你比兔斯基还要飘逸,在我心中你就是玉皇大帝,你大脑是怎么生长的才能长出这么有创意的见地”

    “这就是你没文化了,这年头男的喜欢男的也没关系,老娘也不会干涉的,只要两个人一起伺候我就可以了”

    “关键是”白素了一半又转头看看那一堆苦命的琴瑟恋人,他们半透明的身躯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恍若四周的人都不存在一般,浑然忘我

    白素这下才放心,悄悄贴着幽宝道“我告儿你啊,一般gay都不能好好伺候你姑奶奶的,起码两个之中有一个不行。”

    “哦那不行的那个在旁边端茶递水扇扇子”幽宝翅膀一挥。

    白素果冻果断地冻结了。

    这边,皎月和青云静静地对视着。

    一眼万年。

    他们二人都知道,很快双方都将魂飞魄散。

    这样的凝视,还是否能够延续到后世

    “青云,你还会记得我吗”皎月将手心贴在青云的手心上,“不论来世我变成了人,还是花鸟鱼虫,流云碧水,你都会记得我吗”

    “我会的。若是你变成了花朵,我就是那追逐着你的蝴蝶,若是你变成了鱼儿,我就是承载你的一泓碧水。”青云的声音无比坚定。

    皎月羞涩地一笑“七年的等待”

    “终于值得了。”青云接着她的话道。

    二人再不话,心满意足地将手指并在一起。

    登时,这阴暗,覆满灰尘的斗室中响起绮丽美妙的曲调

    这曲子,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令人沉醉不知归路

    正在斗嘴的白素和幽宝都停下来,讶异地聆听着。

    这音乐,就好似是高天之上纷纷扬扬的流云。

    天女在皎洁的雪峰上洒下花瓣

    山间,桃花??

    碧水中,鱼儿轻游

    一切,是那么美好。

    “啊,这就是青云和皎月合奏的音色呢。”白素闭起眼睛,贪婪地聆听着,此曲人间得闻几回

    “还真好听呢,我估计那个什么俪贵人弹琴比起这个来简直不能入耳了”

    青云的声音激越又带着几许温柔。

    皎月的声音明朗却又缕现清幽,宛如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春风,悄声无息。

    让人深在浮世中,却有皓月当空,清风徐徐之感。

    白素的心,也随着这乐声浮动着。她倏然想起了青翠的大竹山,风吹得竹叶哗哗地摇动着,仿如许多人的轻声细语,想起了第一次看见墨言卿,他的银发仿佛漫天星斗倾泻下来,他的衣裾好似高山冰雪一般洁净他对她,“白素,我不想你保护我我有很重要的使命,保护这天界,所以,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一起守护这儿同进同退”

    啊白素轻轻咬着唇那都是她最美丽,最不能割舍的记忆啊

    也许,正是因为青云和皎月是一对倾心相爱的恋人,他们合奏的乐曲,才能够那样打动人的心灵,令人回忆起一切的爱纯洁的,懵懂的,朦胧的,失去的,火热的

    就在这琴声之中,房间的门被猛地推开美女 "x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