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无限二次元攻略 > 008.与夏娜同等级的存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竟然把我引以为豪的宝具‘Regular·Sharp’一刀就削减到这种地步。”有着蓝色短发的男人漂浮在教室的半空中,恢复了原状的扑克牌消失在了他的手心。

    “你就是主人?”夏娜微微蹙眉。

    “没错,‘狩人·福里阿格雷’就是我的名字。”

    即便面对夏娜这样的强大火雾战士,穿着白色西装的狩人依然毫不在意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狩人……原来是‘火雾战士杀手’么。”

    吊坠形态的阿拉斯托鲁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狩人的称号,原本林羽一直认为红世之徒是被火雾战士猎杀的存在,现在看来双方的差距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大。

    林羽的想法之所以会有偏差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见识过红世之徒中真正强大的存在,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所见到的都是磷子级别的杂兵,再加上夏娜强大的实力才给了他红世之徒不堪一击的错觉。

    而这样的错觉在见到面前这个诡异的漂浮在半空,就连夏娜都不得不严阵以待的强大红世之王时彻底破灭。

    “被这么称呼我可不太喜欢啊。”

    即便被冠以‘火雾战士杀手’这样的名号,狩人自己却并似乎并不怎么喜欢。

    “原本是为了收集散落在这个世界的宝具,所以才叫做狩人,倒是你,名声响彻我们红世的‘天壤之劫火——阿拉斯托鲁’么?”

    狩人的目光在见到夏娜胸前的吊坠后便认出了她的契约者,那个在红世之中都被敬畏着的存在。

    “还是第一次见面吧,虽然听说你也来这里了。”

    就好像是在给曾经听闻的存在打招呼一般轻松的语气,以吊坠形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阿拉斯托鲁却以略显沉重的语气提醒道:“不要被他的外表所欺骗了,他是驱使众多宝具,已经埋葬了无数火雾战士的强大红世之王!”

    夏娜的小脸上满是凝重,林羽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只暴力萝莉也有这么忌惮一个人的时候。

    “这就是红世之王吗?恐怕实力至少也是与夏娜一个等级的存在。”

    林羽紧皱着眉头,今天才是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哪怕一只磷子都能轻易干掉他,更别说比磷子强大了无数倍的红世之王了,无论他怎么想,在无法借力的情况下两人的战斗都绝不是他所能够搀和的。

    “这样下去可不行,阿赖耶和盖亚给我的任务是协助夏娜击退‘悼词咏唱者’,以我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起到任何作用!”

    “盖亚她们所说的穿越福利以及她们的小礼物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最初见到的那朵冰蓝色火焰以及隐藏在我身体里的宝具,但这两者我现在都无法使用,冰蓝色火焰至少还曾经出现过一次,而我所拥有的宝具到现在都不清楚究竟是个什么鬼。”

    “到底是什么?那朵冰蓝色火焰以及我所拥有的宝具!”

    另一边,狩人可不会在意他这么一个密斯提司在想什么,继续自顾自的说到:“这就是你的契约者——贽殿遮那的火雾战士么?”

    “这美貌真是名不虚传,但好像连火焰都不能收放自如呢。”

    狩人怀抱着从夏娜手中救下来的人偶,以居高临下的口吻嘲弄着夏娜。

    “你说什么!”

    夏娜用力的握紧了手中太刀,大有随时出手的准备。

    “弱小?这样的夏娜竟然都被称之为弱小?”

    林羽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才刚刚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的尖端战力。

    “你只不过是借助了这把刀的力量勉强放出内在的火焰而已,对吧?”

    狩人甚至不给夏娜反驳的时间继续说到:“天上的业火啊,契约者如此弱小的话红世之魔人的力量也真是毫无用武之地啊。”

    “有无用武之地你就自己来试试吧!”

    面对夏娜正色的反驳,狩人脸上的嘲弄更明显了,穿着西装抱着洋娃娃的模样让林羽恨不得一脚踹他脸上,只不过双方战斗力的差距让他打消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这样就生气了?嘛,现在开战的话如果让密斯提司里的宝具转移了可不行,今天就放你们一马吧。”

    “那里面究竟放了什么真令人期待啊……”

    别有深意的瞥了林羽一眼,狩人消失在一片蓝色火焰中,被视为猎物的林羽则只能无力的作为旁观者。

    “必须要尽快真正掌握冰蓝色火焰,虽然不知道那玩意究竟是什么,但能够被盖亚和阿赖耶当做礼物送给我应该不是什么垃圾货色,至少能够让我这战五渣的实力得到一定提升才对!”林羽在心中暗下决心,他已经受够了这种被动的局面。

    “果然不是普通的红世之徒。”

    阿拉斯托鲁的声音稍稍松了口气,但既然对方就在这个城市中,两者的战斗就不可避免。

    “要把损坏的地方修复才行。”

    夏娜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见狩人离去之后环顾四周就开始考虑修复的问题了。

    “就用那个家伙吧。”

    很快夏娜就拿定了主意,但她的话却让林羽微微一呆。

    “那什么,你说的该不会是想要用活人来修复这里的损失吧?”林羽有些勉强的笑着对夏娜说到。

    “是啊,因为没有红世之徒吃剩下的火炬,只能用那个快死了的吧?如果是人的话,就算快死了也只要一人份就足够了,只要将他安排为火炬的话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夏娜用近乎冷酷的话语打消了林羽的侥幸。

    “问题大了!”

    林羽走到夏娜的身旁,竖起手刀就想敲下去,但是在对方杀人般的眼神下却是举起又放下,倒是本人看上去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丝毫没有尴尬的表情。

    “这家伙怎么说也能算我的半个朋友吧?而且用活人来修复的话怎么说也不能接受的吧?”

    “这有什么办法?没有作为源泉的力量是无法修复的,这家伙是你朋友的话那换一个也行,比如那边那个?”夏娜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不不不,你搞错了,我的意思不是用谁的问题,而是不应该用活人。”

    被林羽三番五次的拒绝,本就脾气不怎么好的夏娜顿时就炸毛了。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难道用你来修复?”

    “可以!”

    淡定却没有一丝玩笑意味的回答让夏娜一时间呆住了,她原本只是下意识的反问,但是令夏娜没有想到的是林羽竟然就这么干脆利落的直接答应了。

    “你疯了?这可是用你的存在来修复啊,即便没有当场消失,能够存在的时间也绝对会大幅降低。”

    夏娜的胸口微微起伏,在她的心中,所有的火炬都是为了能够继续存在下去死抱着自己的一丝存在不放,星火般渺小的存在。

    “或许吧。”

    林羽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

    “你就当我是在赌吧。”

    在夏娜看来意义不明的话,实际上却是林羽内心最真实的写照,他在赌,赌自己体内隐藏着的冰蓝色火焰以及那个宝具真的能够挽回一切,两者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底牌,只有真正摸清自己所拥有的底牌他才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完成任务,否则到头来一样是抹杀的结局。

    只不过前者死的早点,而后者死的晚点。

    “早死晚死都是死,何必纠结呢?”

    林羽再度露出了笑容,不同于夏娜曾经见过的那些显然是装出来的笑,而是真正洒脱的笑。

    同样的一句话两人的理解却截然不同,林羽是在为自己博出一条生路,而在夏娜看来林羽却是不惧死亡的洒脱,虽然结果可能没有任何却别,但此刻林羽终于在夏娜心中留下了与众不同的烙印,无论林羽是否能够摸清自己的底牌,他也终于走出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第二更,话不多说,亲们的推荐我都在后台看到了,好多老面孔都回来了,谢谢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