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极品异能学生 > 第885章 楚长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摊主看着林天要叫人羞辱自己,突然想到,帮里最近新入派了一个大人物,而他就在附近。那人才是他最后的依仗和手段。

    虽然他不确定这个大人物是不是林天的对手,但是为了保住面子,他也只能抱希望于那个大人物了。

    于是摊主朝林天叫嚣。

    “小子,你要是有能耐,就在等我叫个人来。”

    这种团伙性质的骗子,如果不彻底打击,让他们从心底里害怕,就会一直屡教不改,过后还犯。

    所谓擒贼擒王,既然他们背后还有头头,那就让他出来,彻底一窝端,让他们彻底心服口服,以后再也不该鱼肉乡民。

    所以林天对摊主要叫的人,来了兴趣。

    就怕他不来,来了才好揍,揍了才能长记性,别随便骗人,尤其是骗那些可怜人。

    “好啊,你赶紧把他叫来吧,最好多叫来几个人,不然不给我打啊。”林天吩咐摊主赶紧联系人,最好把他们所有的人都叫来,林天好把他们一窝端,省的他们以后还骗人。

    “……”摊主。

    林天嚣张的态度,让摊主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他么的,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真的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他。

    摊主转了个心眼,为了保险起见,他不能真的只叫那一个大人物,他还真得让那个大人物多带点人来。

    毕竟刚才林天表现出的强悍,远远超出了他以前所遇到的强者,也许只有华夏ko榜上有排名的人物,才可以这般强悍。

    华夏ko榜,罗列了泱泱华夏大国的各类武者、灵武者的排名,能在华夏ko榜上出现的人名,那都是强者中的强者。

    这样一个强者,到了任何一个地方,用他强悍的力量,可以震慑住所有人,无人敢惹,雄踞一方。

    虽然摊主个人很怕林天,但是摊主所在的帮派可是全国最大的帮派,而且帮派中那也是能人辈出,也许单人能力不如这个怪物般的小子,但是抵不过,他们人数多啊!

    所以,摊主心里还剩一点底气。

    好好好,你给我等着,摊主心里冷笑着,看了林天一眼。

    然后背着林天去给那个大人物,发短信去了。

    摊主要叫人,林天是无所谓的,而且他是为了想要将这伙人一窝端,让他们以后彻底不敢行骗。

    但是那些刚才还对林天推崇有加的群众不理解,心里直犯嘀咕。

    都已经把这伙人给撂倒了,赶紧把骗子骗过的钱散给受骗的人就得了呗,还等着让他去叫人,要是叫来的人特别厉害怎么办?那刚才不是白打了吗?

    他们现在又感觉了林天这个小年轻,有点装逼过火了。

    ……,……

    云海市的繁华街区,楚乘风一手插兜,一手扶了扶挂在鼻梁上的墨镜,打量着过往的měi nu。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染发的小青年,这个小青年虽然看起来流里流气,但是对楚乘风却格外的尊敬,不时给楚乘风递水递烟,俨然一个伺候主子的仆人模样。

    楚乘风极为受用的接过饮料,喝上一口,然后不时的跟后边的小青年,对过路的各色měi nu品头论足。

    “哟,这个měi nu不错,大长腿……”

    “哎,这个也不错,皮肤白……”

    小青年听出了楚乘风的爱好,连忙谄媚的问。

    “长老,要不要我去……”小青年说着,往楚乘风看过的měi nu身上使眼色。

    “kao,说了多少次了,别管我叫长老,都把我叫老了!”楚乘风说着给了那小青年一巴掌。

    小青年被打,竟然不敢吱声,点头哈腰的给楚乘风赔礼,说,以后一定改口叫风哥。

    “还有啊,我接管云海这片以后,你们以前的那老一套就得给我改改,不准在随意骚扰别人,知道没!”

    楚乘风一副像教训孙子的派头,点着小青年的脑袋。小青年恭敬的听着,不敢反驳。

    正在耀武扬威的楚乘风,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滴滴!的响起了短信声。

    谁啊,耽误我装逼,楚乘风不满的把手机掏了出来。

    短信上赫然写着。

    “楚长老,救命……”

    发信人是:北区车站张摊主。

    楚乘风一看,这北区车站张摊主摆个小破摊,能遇到什么事?而且,他记得今天正好十几个好手轮班到那,那各个都是练家子,有这么多好手,还让这家伙喊救命,看来是真的遇到麻烦了,而且还是个dà má烦,连那十几个好手都没搞定的麻烦。

    看来我不去不行了,楚乘风摸了摸脸,自己自从入了这个帮派,接管云海这片之后,有几个原先的老成员,显得不服。这张摊主就是一个,今个竟然向他求助,正是他杨威立名的时候。

    也不知道是哪个二愣子,撞到他楚乘风的枪口上了,今儿个他要大发神威,嘿嘿!

    想完,楚乘风吩咐后面的小青年。

    “把人都叫上,跟我去北区车站。”

    “是,风哥。”

    小青年领了命,跑走了。

    敢跟他楚乘风作对,看看是谁那么大胆,楚乘风一边在那yy,等会自己在帮众面前,把挑衅者打的屁滚尿流,好扬威立万。一边带着一群人,往北区车站的方向杀过去。

    ……,……

    火车站这边,林天坐在崇拜他的热心群众搬来的凳子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吃着大老婆特意买给他的五香花生米。

    他扫了摊主一眼。

    “你叫的人,什么时候来?快点啊,我解决完,还得坐火车呢。”

    虽然摊主刚刚被打断了好几根肋骨,已经内出血,现在听到林天这话语里的轻蔑嚣张态度,气的摊主险些外出血。

    他满脸焦急的四处张望,他还不确定新入派的楚长老到底从哪个方向来。

    说起这个楚长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从师众多,学了一身本领,之前在他们帮派里那也是碾压了不少人的大人物。

    虽然张摊主之前,因为嫉妒他年纪轻轻,而且一入派,就当上了长老,压了他这个入帮几十年的老成员一头,对他不服。但是眼下,他也只能寄希望于楚乘风,教训这个不知名的小子了。

    就在张摊主翘首以盼,望着各个方向,期待他们的楚长老大驾来临的时候。

    远处,呼啦啦开过来几十个人,这几十个人形成一股旋风般席卷周围一切,一看就力量不俗。为首一个年轻人,更是气势逼人,正是他们新上任云海的,楚长老!

    张摊主,面上一喜,他的救星来了,而且楚长老后面跟着的都是他们帮派里在云海安札的好手,比之刚才那十几个壮汉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人,可以说是他们帮派在云海的中坚力量倾巢而出了,就算你小子在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压都能把你压成肉饼,就算单靠力量不行,他们还有帮派绝技,他就不信,拿不下这小子。

    张摊主得意的看着林天。

    楚乘风的速度是他最得意的拿手绝技,远远看到跟随张摊主的手下,那十几个壮汉躺了一地,捏起手诀,风速赶了过来。

    留下的,刚刚还抱怨林天不该等摊主叫人的群众,此刻看到楚乘风露的这一手,又开始议论纷纷。

    ‘你看吧,我就说还有更厉害的人,这帮人不好惹、、’

    ‘你们说,这个来的人跟高人比较谁厉害?’

    ‘不好说啊!来的这个人看起来也挺厉害啊!’

    ‘哎啊,那个高人到底还是年轻气盛,太多此一举了,都已经教训完这些骗子了,把钱一分就得了呗,还非等再来一帮人……’

    ‘有点太?N瑟了!’

    人们对林天这个打抱不平的高人,得出结论,人太?N瑟!

    弱者,在面对稍微厉害一点的对手的时候,通常都会把对方想象的无法战胜,而感觉自己无限的卑微渺小。

    这些人只顾眼前,只考虑自己,倒是那个农村的老大爷看出了林天的用意,老大爷看着那些议论纷纷的人,摇了摇头,唉!人啊,真的是越来越自私了。

    张摊主一看楚乘风来到跟前,也不顾形象了,连滚带爬的往他们的楚长老那边凑过去。老泪纵横的哭喊。

    “长老啊,你可算来了,咱们兄弟被人给打了,还被揍的很惨。你一定要为兄弟们讨回公道啊!”

    张摊主四十多岁的年纪,一点脸都不要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楚乘风的大腿,哭诉着。

    看见之前一直不服自己的张摊主这幅模样,楚乘风心里别提有多欢乐了。

    又觉得自己被人这么依赖,楚乘风很是受用,为了表示他的权威,故作威严的大喝道。

    “是谁啊?是谁这么大胆,敢动我楚乘风照着的人。”

    楚乘风抬高了下巴,自发出一股气势,让张摊主看的很安心,这下好了,有楚长老出马,这仇他能报了。

    小子,这下你完蛋了,张摊主心里冷笑,然后一指林天的方向。

    “是他!”

    楚乘风顺着张摊主的手指望过去,目光定在了林天的身上。

    就在张摊主以为楚乘风就要出手了的时候,突然发现他最大的依仗,楚长老好像腿上一软,有一种要跪的趋势。

    张摊主大惑不解。

    “楚长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