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大周王侯 > 第三一八章 掌上可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此时,台上鼓声忽变,二十名女子不知何时手中握着一片白色的物事,呈现出各种形状。众人正不知所措之时,但见她们有的坐在地上,有的站在她人的肩头,有的更如叠罗汉一般爬的更高,像是两座山峰一般叠在舞台上。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造型,不知她们要表达什么的时候,猛然间鼓声大力咚咚咚三声,众女齐声娇喝,同时将手中的白色物事举起,转瞬间拼凑成了一个又大又圆的圆月之形。两队舞女在两侧,却又像是将组成的月亮圆面当成铜镜的镜面,而旁边的女子们正是镶嵌铜镜的镜座一般。

    百姓们正自目瞪口呆之际,台上鼓乐俱停,所有灯火几乎同时熄灭,漆黑的舞台上只可见那背后衬托着光线的圆月,以及在那圆月之后的一道修长美好的身形的剪影。

    乐声轻柔而起,众女的歌声于此时响起:

    中秋月。

    月到中秋偏皎洁。

    偏皎洁,知他多少,

    阴晴圆缺。

    阴晴圆缺都休说。

    且喜人间好时节。

    好时节。

    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

    歌声缥缈清丽,宛如金凤轻抚过大地,如温柔之手轻抚所有人的心头。四方光线暗淡,天空皓月高悬,西湖波纹微荡,此时此刻,此曲正是应景,让人生出无限的遐思个感慨,欲语还休。

    台上的圆月破碎成片片,那道美好的剪影在众女盛开的如花瓣的手掌只见缓缓而出。一道光落在她身上,那女子身着湖绿长裙,亭亭而立,美若仙子。

    丝竹之声起,女子开始独舞。她的舞姿极为独特,整个人像是一片风中的柳枝,做着各种不可思议的扭动和俯仰。整个身子给人的感觉像是软如流水一般活动自如。很多违背常理的各种不可能的姿势,她却举重若轻的做了出来,而且极具美感。她纤细的腰肢给人一种似乎随时都会折断的感觉,然而那终究不过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雁边风讯小,飞琼望杳,碧云先晚。

    露冷阑干,定怯藕丝冰腕。

    净洗浮空片玉,胜花影、春灯相乱。秦镜满。素娥未肯,分秋一半。

    每圆处即良宵,甚此夕偏饶,对歌临怨。

    万里婵娟,几许雾屏云幔。

    孤兔凄凉照水,晓风起、银河西转。

    摩泪眼。瑶台梦回人远。”

    女子边舞边唱,旁边众女轻声相和,女子的声音柔软而温暖,宛如一股清风吹入心田之中,让人既感亲切,却又似乎遥不可及。

    一曲唱罢,女子身形停滞,亭亭立于台上。台下有人以为已经表演结束,出声喝起彩来。陡然间,台上灯光大亮,风灯乱舞,鼓点声也变得汹涌激情激烈豪迈。侧幕之中,一名披着金色披风身材高大的女子快步而出,来到柳依依身旁,平平的伸出了手掌。

    “什么?难道果真是”台下众百姓呼吸急促起来,眼睛眨也不咋的看着台上。

    台上乱光飞舞鼓声咚咚宛如敲击着众人的心脏。但见凝立不动的柳依依身子猛然腾空而起,双足倒转,就像一只轻盈的雨燕落在那高大女子的手掌之上。这之后身形起舞,宛如流云。纵跃翻转,灵活自如。

    台下百姓们如发了疯一般的叫喊起来,所有人都几乎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呐喊声鼓掌声甚至是嚎叫之声响彻全场。就在这一片鸹噪之中,掌上起舞的女子身如陀螺一般飞速转动数圈,像一只轻盈的云雀落在舞台上。那名高大女子一甩披风快步走回幕后,台上灯光大亮不再闪烁,台上二十多名女子已经和那名女子一道站成一排,敛裾朝台下垂首行礼。

    所有人一边疯狂鼓掌一边喝彩,心脏兀自咚咚的跳动着,心中极大的满足,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

    掌声很久才停息,这是自发的鼓掌,即便是杭州百姓,即便知道对方是来杭州踢馆的,但面对如此精彩的表演,他们也无法不表示赞叹。

    评判席上这一次的意见基本统一,舞技大师黄林说:“掌上舞已经绝迹多年,汉代而后未见再有掌上舞流传于世。虽然柳依依的掌上舞时间短,且动作并不似真正的掌上舞,但凭她可以立于掌上且可翩然起舞,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江南名儒周仁道说:“我于舞蹈之技不甚寥寥,故而不对舞技做出评判。单论此场表演,柔和歌舞曲词乐器诸般才艺,堪称完整。那一首中秋月和玉漏迟的词作,堪称精妙,是近年来难得的佳作。光是这两首新词,便足以胜过第一场了。第一场我给了中下之评,但这一场我却要给上中之评。”

    几乎没有人提出太多的批评,虽然这场表演在行家看来依旧有瑕疵。譬如舞蹈的编排中有挑逗的成分,流于庸俗,曲调过于平庸,用的是京城流行的曲调稍作改编等等,但这一次却没有人太过挑刺。所有人的感觉都如周仁道所言,这一场表演极为丰富完整,这是一场精彩的表演毋庸置疑。

    评判席上开始投票之际,贵宾席上一片欢腾。沈放满脸笑容的接受着众人的道贺,这一次连适才洋洋自得的刘胜也自叹不如。严正肃也微微点头鼓掌,发出由衷的赞叹。梁王父子则脸色更为难看,适才百姓欢呼之时,小王爷郭昆气的大骂这些百姓吃里扒外为外人喝彩,但即便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风月楼这一场的表演精彩绝伦。然而,那边意味着仅仅剩下的群芳阁夺得花魁更加的无望了。

    万花楼船厅之中,一片死寂。楚湘湘和顾盼盼都瞪着眼看着坐在椅子上喝茶的林觉。小郡主也皱着眉头坐在一旁看着林觉。绿舞站在林觉身旁,有些忧愁的看着他。外边的鼓掌和欢呼声经久不息,但在众人听来,却格外的让人紧张和压抑。绿舞替公子有些发愁,刚才的那场精彩的演出众人皆已目睹,此刻所有人的心里都堵了一块大石头。

    “你们都盯着我看作甚?该做准备了,补妆更衣准备出场,我们是第五个上场。”林觉笑道。

    “林公子,你不是说那些都是流言么?现在可好,都是真的了。你骗了我们。”顾盼盼道。

    林觉笑道:“流言的真假当真如此重要么?便是真的,那又如何?”

    顾盼盼跺脚道:“若早知流言不假,我们必然不敌,又何必花这么多心思和功夫?”

    林觉放下茶盅缓缓站起,目光变得严厉而冷峻。

    “顾盼盼,流言的真假都不应该是你说出这种话的理由。就算流言是真,那又怎样?你既想夺花魁,又畏惧挑战,世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对手的强大应该是你的动力才是,但你却怎能将其视为放弃的缘由?能从强者之中杀出,那才是真正的胜利者。你将夺魁的期望寄托于对手的平庸,这说明你也是个平庸之人。你既平庸,便不配得到这个花魁”

    “可是”顾盼盼急切的想要辩驳。

    “没什么可是。”林觉粗暴的打断她的话,沉声喝道:“你想安逸的加冕花魁,何不离开杭州,找个穷乡僻壤去当花魁?保证你所向无敌年年当花魁,但那又有何用?那叫自欺欺人明白么?只有今晚这种态势之下夺得花魁,你顾盼盼才是真正的东南第一红牌。你那日说,去年花魁大赛我出来捣乱让你失去了花魁,我只能说,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去年的谢莺莺或许色艺皆不如你,但她有一样胜过你,她有胆量,她有决心,她有孤注一掷的勇气。正因如此,我才会帮她。你才会落败。明白么?对手的强大不应该让你丧失信心,而应该激发起你的斗志才是。而你竟说出放弃的话来?”

    “我我”顾盼盼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林觉沉声道:“为了今晚的比赛,数百人整整忙碌了两天两夜。因为时间有限,楚湘湘姑娘宁愿放弃争夺花魁为你甘当绿叶,换来的便是你的这般毫无斗志的怠慢的想法?你对得起这些人么?你想要放弃也可以,我可以立刻换人,楚湘湘或者芊芊姑娘都可以顶上去,没有你,我照样可以帮助她们当中的一个当上花魁,你最好快些做决定,我没时间等你。”

    顾盼盼脸色难堪之极,呆呆的站着不说话。

    楚湘湘低声道:“林公子,莫要这么严厉的说她,盼盼妹妹其实只是有些害怕罢了。”

    林觉道:“知道怕便对了,怕便是要敬畏对手,便要竭尽全力。但怕不等于泄气。人一旦泄了气,便什么都干不成了。怀疑自己才是最可怕的。湘湘姑娘,芊芊姑娘,你们商量一下,谁来顶上她的位置。我们时间不多,尽快决定。”

    “林觉,这时候更换,怕是来不及的。没时间排练了啊。”小郡主轻声道。

    林觉道:“我何尝不知,但就算是输了花魁比赛,也不能输了气势。我可不会像有的人,看到别人厉害便吓破了胆了。”

    小姑娘芊芊上前拉着顾盼盼的手道:“盼盼姐,莫怕,你是最厉害的,怕她们何来?有林公子帮着咱们,咱们的节目也足够精彩,绝对不输给她们。盼盼姐,你便是今晚的花魁。我们都会帮你的。”

    楚湘湘也轻声道:“盼盼妹子,不要怕,姐姐我因为看好你才决定弃赛甘为绿叶,你不输给她们所有人。莫忘了你这一年的辛苦,相信林公子的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