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大周王侯 > 第八九六章 此消彼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郭昆脸上一红,心中有些羞愧之感。郭旭在应天府攻城受挫,他是很有些幸灾乐祸的。他知道此次平叛,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郭旭身上。皇上明显是偏心的,他是要送一场大功劳给郭旭,这一点谁都能看得出来。皇上越是这样,郭昆便越是心里不忿。虽然在郭旭和郭冕之间,郭昆并无特别的倾向。两位之间关乎皇位的争夺也没有他郭昆的份儿。但皇上的倾向性如此明显,让郭昆生出一种逆反的心理。所以当阳武之战大捷之后,郭昆心里有一种搅局的快感。他完全可以想象到自己的大伯父郭冲在皇宫里目瞪口呆的样子。

    首战大捷,首战建功,恐怕彻底打乱了之前有些人的布置了。如果再加上一个应天府久攻不下,不得不走马换将的结果,那简直堪称完美。郭昆很想看看那个平日里装的像个有多大本事的人一般的郭旭在这之后的模样。

    所以,当郭旭拿下应天府的消息传来,他是有些失望的。这过程中,郭昆确实没有考虑到整个平叛的大局。这不是疏忽,而是他压根就沉湎于这种私人的好恶和不平的情绪之中,压根没想过平叛失败的结果。当然这也不能怪郭昆对大周的江山社稷不关心,事实上,对余郭昆而言,大周的江山社稷跟郭昆没有半点干系。反而是他此次领军的成败干系着他个人的前途,王府的转机。所以,只要自己率领的这一路兵马胜利,他才不会去管其他的事情呢。

    只是在林觉提及之时,他心里微微有那么一丝的愧疚之感罢了。

    “我自然也是高兴的,应天府攻下来了,青教也要完蛋了,我怎么会不高兴?你这话说的。我只是看你有些不高兴,所以问问罢了。”郭昆干笑两声道。

    林觉咂嘴点点头,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自己的担心来。想了又想,林觉还是决定跟郭昆不必隐瞒。因为如果自己的担心是正确的,那么便要早做准备,而这必须要得到郭昆的支持。

    “兄长,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说出来怕你觉得我疯了,但不说的话,我的心中却有极大的不安。而且这件事或许会葬送目前的大好局面。”林觉沉声道。

    郭昆讶异的看着林觉道:“看起来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何不说来听听?跟我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林觉怔怔的看着郭昆道:“好,咱们回住处详谈。”

    ……

    夜色阑珊,休整过的普通的小院正屋之中,一盏烛火昏黄黯淡。灯下的桌案上摆着几碟菜,一坛酒。林觉和郭昆正对坐在桌旁。林觉起身来为郭昆和自己各斟了一大碗酒,微笑着坐了下来。

    “兄长,先干为敬。”林觉捧起碗来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了酒,抹着嘴赞道:“好酒,竹叶青。我就知道大舅哥不会不带点好酒在身边。过瘾的很。”

    郭昆皱眉道:“你到底要说什么?回来住处你便一直不肯说,非要喝酒。你不是说军中不能喝酒的么?你这不是说一套做一套么?”

    林觉呵呵笑道:“兄长,今日可破例,你先喝酒。喝了酒我才能告诉你事情,否则你会扛不住。酒能壮胆,我说出来需要勇气,你听了也需要勇气。”

    “神神道道的。切!”郭昆翻了个白眼,捧起酒碗喝光了酒。

    两人连续干了三碗烈酒,林觉身上有些发燥,脑子也微微昏沉。酒意上来了。郭昆也脸上赤红,酒气熏然。

    “说吧,再不说我就要喝醉了。我喝酒上头,很容易醉倒。”郭昆终于按住了林觉继续斟酒的手,瞪着眼道。

    林觉笑道:“好。”林觉放下酒坛坐下,双目直视郭昆道:“大舅哥,我们的麻烦要来了,而且是个大麻烦。”

    郭昆愕然道:“大麻烦?什么麻烦?”

    林觉轻声道:“我们很快就要和教匪决一死战了,以我们现在八九千兵马,我担心我们挡不住孤注一掷的青教教匪的垂死反扑。所以……”

    郭昆大笑打断道:“妹夫,你喝醉了吧,这话从何说起啊?京北五县现在还有青教教匪?就算有,这些余孽又能有几个?怎敢跟我们交战?你疯了不成?”

    “我说的不是五县的教匪余孽,我说的是海东青。京东西路的教匪要来了。我估摸着不到半个月,他们就要来了。这一来必然是铺天盖地,裹挟的人数不下数万。甚至……或许都不止数万,若是有八万十万之众。如何能敌?如何能挡?”林觉叹息道。

    郭昆苦笑道:“妹夫,你到底是怎么了?说的什么胡话?海东青?现在他惶惶如丧家之犬,你居然以为他还能能力跟我们作战?再说了,就算他还有些实力,也轮不到我们跟他死磕啊?那不是郭旭的事吗?于我们何干?郭旭的人马是吃干饭了么?”

    林觉怔怔的看着郭昆道:“兄长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么?我们分析过教匪的唯一出路便是西向而逃遁,阳武之战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你现在能同意我的观点么?”

    郭昆点头道:“当然,我也向你道了歉了,当初我听你的就好了,弄的阳武之战险之又险,差点搭了你的性命。你若心中不忿,我可以再次向你道歉。”

    林觉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到现在为止,往西的通道依旧是教匪们逃生的唯一希望。在这种情形下,海东青只有一条突围的路径,那便是往西扑来。而我们首当其冲。我们除非让开路,否则便需和他们正面交战。”

    郭昆愕然嗔目,半晌后忽然笑道:“不怕不怕,你这担心虽然并非多余,但这件事却不会发生。你想啊,郭旭能容他们跑了么?郭旭攻应天已经丢了颜面,他恨不得将海东青全部剿灭才能弥补其攻应天府的不利。他岂会容海东青逃出京东西路?不日他便会率军猛攻。海东青只会跟他死磕,跟我们可没关系。”

    林觉苦笑着看着郭昆不语。郭昆皱眉道:“怎么?我说的不对么?”

    林觉叹了口气,轻声道:“大舅哥,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么?这一次平叛之所以两位皇子挂帅,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说是历练考察,其实说白了,这次平叛只是为了给淮王镀金,让他白白得个大功劳罢了。至于晋王殿下率领的这一路北上的兵马,那不过是为了堵住众人之口,搞些平衡罢了。说是公平竞争,其实可并非如此。”

    郭昆点头道:“我知道啊,说白了,皇上偏心。这次明显是要给淮王一个大功劳罢了。怕人家说话,所以才让我协助晋王平息京北之地。皇上的倾向性太明显了。可是皇上怕是做梦也没相对啊,咱们在阳武大捷,一举平定五县叛乱,他的宝贝儿子郭旭却在应天府吃瘪,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才拿下了应天府。还被海东青给跑了。我想,皇上和吕相他们定然鼻子都气歪了,哈哈哈。”

    林觉点头道:“所以你该明白,这一次平叛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一次平叛。说白了,皇上和吕相属意将来立郭旭为太子,但苦于天下人反对。因为晋王才是嫡长子,在他没有重大过错的情形下立次子为太子,实在没有任何的理由,也难以解释。故而便希望这次能让郭旭得个挽狂澜于既倒的平叛扶危的大功劳。本以为轻而易举,谁料想中间会出了岔子。反倒咱们先大胜了一场,率先平定了五县教匪。你说,这事儿是不是有些尴尬?”

    郭昆哈哈笑道:“是啊,所以我说吕相鼻子怕是要气歪了。这叫人算不如天算。他们怕是希望我们吃个败仗,而郭旭那边势如破竹,两相对比,郭旭自然是英明神武,是未来皇上的最佳人选。将来立太子,起码也有个说道,立长立贤哪一样都是有理由的。”

    林觉点头道:“大舅哥,看来你想的很明白了,那我问你,目前的局面之下,倘若你是郭旭,你该如何挽救局面?”

    郭昆皱眉想了想道:“还能怎样,率军横扫教匪,抓住海东青,完成平叛。虽然不算完美,但终究还能挽回一些颜面。”

    林觉道:“然则战后评功,两位皇子谁更出彩?谁是首功?”

    郭昆道:“功劳大小不敢说,但论干净利落,怕还是咱们这里更出彩些。首战大捷,以少胜多。全歼数万教匪,绝不拖泥带水。虽然这不是郭冕的功劳,而全是你的谋划和功劳,但这笔功劳怕是得算在郭冕头上。”

    林觉点头道:“那我再问你,此战之后,两位皇子在百姓和朝廷众臣心目中的地位孰高孰低?”

    郭昆想了想道:“那还用说?自然是晋王了。以前大伙儿都说他只知道风花雪月吟诗作词,不务正业。此次平叛之后,还有谁会这么说?”

    林觉哈哈一笑,举碗喝了几口酒道:“那不就结了,就算郭旭这之后横扫剿匪,抓获海东青,那也仅仅是弥补在应天府的失利罢了。人们对他的期待可不止于此,他并没有带给人惊艳的表现。反倒是晋王,颠覆了之前的纨绔形象。此消彼长之下,晋王乃最大的得益者。那么我问你,这之后要议立太子之位时,谁的身上加了砝码呢?如果你是郭旭,你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么?”

    郭昆咂嘴道:“你的意思是……”

    林觉没有接茬,只继续说道:“干系到太子之位的争夺,那是何等重要之事。那可是大周的江山社稷啊。有什么东西能跟这一样东西相比?为了得到这大周的江山,又有什么事是不能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