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第八百三十五章 相思红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百三十五章相思红豆

    云锦绣想起天魂时的宫离澈,天魂时器的宫离澈,却然是暴虐的,与星河时他的模样倒是极为相似。

    只是,他自己尚只用了个或许,显然出问题的原因也是不明晰的。

    圆月很快过去,宫离澈再次变成了小狐狐,陷入沉睡。

    云锦绣小心起身,将他安置好,这才换了身衣裙,出了八古门。

    她在八古门耽搁的时间不短,自八古门出来时,已是后半夜。

    月亮西挂在半空,少了一角,浅浅的云丝自月亮下飘过。

    然此时的后山,却是热闹至极。

    慕容栎正在烤一头九斑花狮子,其他众人则是摆置了瓜果酒菜,正热闹非凡的喝着。

    这这些旧友里,云锦绣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熟人。

    “这酒是我自己酿的,大家喜欢的话,就多喝点。”那是个相貌清丽的女子,手里抱着个酒坛子,正有些紧张的看着众人,在她身侧,一个小男孩正探出手,想要去抓刚烤出的鸡腿,却被她连忙抬手,给拍了回来。

    “以香姐姐,你坐的这个糕点好好吃,我能不能再吃一块?”赵水儿不好意思的开口。

    “赵水儿,这已经是你今晚吃的第十块了,还不算你刚吃掉的三个鸡腿,两盘狮子肉,八串牦牛肉”雷俊不由吐槽。

    “雷俊你又揭穿我!”赵水儿小脸一红,就要去掐雷俊,众人蓦地大笑起来。

    以香亦不好意思道:“当然可以了,你若是爱吃,改天我便”

    目光不经意的扫过远处,待看到远处走过来的少女时,以香的话蓦地停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感觉那个少女,熟悉的令她心头发紧。

    “啊,是锦绣姐姐!”

    一见云锦绣出现,赵水儿蓦地跳了起来,她兴冲冲的冲到云锦绣身边,一把揽住她的胳膊道:“锦绣姐姐,他们都欺负我!”

    “水儿女王饶命啊,我们哪儿敢欺负你啊,我们巴结你还来不及!”聂羽做出一副诚挚的面孔拱手。

    “原来水儿女王背后有这么强悍的后台,失礼失礼!”雷俊也一本正经的道歉。

    慕容栎冷笑着踹了雷俊一脚,“你身后有爷,别怂!”

    云锦绣嘴角一抽,这些人,越发的没正经了。

    “哼,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下次你们若再敢欺负我,我便让锦绣姐姐放阴尸咬死你们!”赵水儿小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声。

    “水儿后台的话,算我一个。”清润的声音传来,声音方落,君轻尘的身影已然出现。

    他又恢复了一贯的温润,只是眉目间却有一丝斩不断的愁丝。

    “我表示,我也要做水儿后台!”聂羽举手。

    雷俊也立刻倒戈:“我也要!”

    君轻尘笑道:“未踏足武王者,是没有做后台资格的。”

    众人绝倒。

    赵水儿却笑的打跌,直到嘴里吃的东西将她呛住,她这才止歇。

    云锦绣也觉好笑,看向君轻尘道:“修长老可醒了?”

    “虽然虚弱,可脉象已恢复平稳,并让我向你转达谢意。”君轻尘一笑,随意的择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云锦绣道:“谢意?确定不是杀意?”

    君轻尘蓦地笑了笑,抬手端起碗酒喝了一口,转而抬起眼睫,看向以香道:“这酒,可是以相思红豆酿制?”

    然以香已完全呆住,竟然未听到君轻尘的问话。

    慕容栎割下一大块肉放到云锦绣面前,而后在云锦绣身侧坐了,“相思红豆?这名字跟你的人一样酸了吧唧的。”

    君轻尘道:“相思红豆,色如鸽血,传闻乃是凤凰被迫分离后,泣血而生,人们为了祭奠凤凰的爱情,便将此豆取名相思红豆,最重要是,此豆极具药理,灵气充沛,将其碾碎后,还能用于疗伤,对于佣兵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是以无钱购买丹药的贫困百姓便会上山采此红豆,亦有三岁小孩曾唱歌谣:相思果,相思味,相思年年不知悔怎么,你不知道嘛?”

    慕容栎面色蓦地一抽。

    那厢众人却是再绷不住,无不“哈哈”大笑出声。

    云锦绣:“”其实,她也不知道,但是她不说。

    “以香姐姐,你发什么呆呀?”赵水儿终于发现以香的奇怪,不由起身,抬手在以香眼前晃了晃,然以香依然毫无反应,赵水儿不由又拔高了声音:“以香姐姐!”

    完全失神的以香像是被人猛地从梦中惊醒,她的手一松,只听“啪”的一声,酒坛子便滑落在地,浓郁的酒香,顿时氤氲开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以香也被完全的吓了一跳,她连忙俯身,便去给赵水儿去擦鞋子上的酒,被赵水儿笑嘻嘻的避开了。

    “不碍事的,以香姐姐,你发什么呆啊,轻尘哥哥在跟你说话呢。”赵水儿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以香只觉整个人都陷进慌乱,脑子里更是如有一团的乱麻。

    她其实很早便得知宫云澈便是云锦绣了,那时,整个东洲城传的沸沸扬扬的,她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可是可是云锦绣是女孩子啊!

    那个少年,竟然是女儿身!

    这一年来,她一直在告诉自己这个事实,可真的见到时她才完全的陷入了慌乱。

    她对云锦绣的容貌并不熟悉的,此前宫云澈用的毕竟是易容,她也从传闻里得知了,可当云锦绣出现时,她心里便有个清楚的声音在告诉她这个人是宫云澈!是那个让她曾经恨极又爱极的宫云澈!

    以香觉得自己以前所有建立起来的对宫云澈的认知,都在那一刻彻底坍塌了。

    她一直认为“他”不爱她,是因为她肮脏,她堕落,她总是在“他”面前上演丑陋,可她的猜测或许都错了,“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她?她根本是个女孩子!

    “相思红豆好喝”辰逸慢悠悠的开口。

    众人:“”

    以香慌乱的看了君轻尘一眼道:“轻尘少爷您,说什么?”

    君轻尘微微笑道:“这酒,浓淡相宜,入口醇香,可此酒入腹,口中却残留一丝苦涩,以香姑娘可是在思念着什么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