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龙猿吞天诀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处处战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曜日炎炎,残破的太疏山脉外围,一名背着口生铁锅的青年,来到了太疏城外,就像是居无定所到处谋求生机之人。

    “当初还不如让我参悟一下阵法与禁制典籍,现在倒好,被人给打爆了!”一身挂着瓶瓶罐罐的纪凡,向着太疏山脉西方遥望,以往那层层密布的禁阵,早已经被破消失。

    太疏城东面厚重的城墙,也被撕出了一道道裂缝,索性没有垮塌。

    进入城中,看到做生意的摊位不少,店铺也是迎来送往的,纪凡反而觉得太疏宗被灭,并没有影响城中的繁华。

    至于在这繁华的背后,是不是有纷乱,纪凡并不太关心。

    一路向着城西走去,纪凡就像是一个山村青年一样,除了块头高大一些,并没有任何的修士气息。

    买了几个肉包的纪凡,发现一个小叫花子看着他,不由拿出了一个肉包分给了破衣喽嗖的孩童,伸出大手摸了摸孩童的头。

    “还挺好吃的。”

    纪凡边走边吃着肉包,被围巾遮掩了些许的脸孔,露出了笑容。

    到了城西一座旧宅门外,纪凡上前抓起门环拍了拍,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不多时,一名老妇人将宅门打开,看到纪凡之后,惊喜的有些说不出话。

    “也没找点儿下人吗?”

    背着生铁锅的纪凡当先笑语,走进了宅子的大门。

    “主子怎么这样过来。”

    老妇人正是花飞花,她知道纪凡能直接通过星界盘来,所以才对走来的他有些惊奇。

    “尽用星界盘赶路了,双腿走一走,游览一下名川大山也没什么不好。”纪凡半开玩笑道。

    花飞花被纪凡送到太疏城五年了,即便太疏宗出了变故,她也依旧没走,默默修炼不曾暴露。

    “本来我还对五行噬血变异灵根拿不定主意,没想到你竟然自己修成了!”纪凡来到有着石桌的小院中,将背后的生铁锅卸了下来。

    “主子给的修炼资源充裕,也没天劫什么的,否则也修不成。”花飞花给纪凡倒了一杯果浆。

    “你在尝试着修炼无极金刚变和剑煌经?”纪凡似乎一眼就看出了花飞花的变化。

    “结出了噬血金灵根,奴婢想试一下,毕竟两部功法非同寻常。”花飞花嘴上虽这么说,却是有着无奈。

    “功法是很难修那么多的。”

    纪凡摇了摇头,略微感慨道。

    “主子修炼功法的问题,是怎么解决的?”花飞花有些好奇,但开口之后,却觉得不应该问。

    “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其实我主要就修三部功法,体修龙猿诀,内修青虚诀,至于外部功法,则是浮陀诀。”纪凡并没有太多的遮掩。

    “主子只修三部功法吗?”

    花飞花觉得以纪凡的实力底蕴,应该修很多种功法才对。

    “并非完全如此,有一部残缺功法,是我以青虚诀为基础,进行修炼的,一些技法神通与功法并不冲突,若是有冲突,后修的功法必须要改动,建立在炼气或是炼体功法的基础上,这或许也算是变通吧,就像一条路走不了,不能眼睁睁看着无路可走。”纪凡同样有着自身的无奈。

    其实纪凡并没有敷衍花飞花,除了龙猿诀、青虚诀和浮陀诀三种功法之外,他更多修的是无层技法与神通。

    “主子觉得要怎么办才好?”

    花飞花对纪凡询问,想让他帮着拿一个主意。

    “这就要看你是想解决五行变异灵根的问题,还是要多修功法了,如果为了以后的道途考虑,五行合一应该是最理想的,但你的五行灵根是变异血灵根,现在合一难度必定很大,而且还会有危险。”纪凡回忆起了自己修炼天枯禅,合五行灵基重返先天的情况。

    那时候纪凡没有成就灵根,只是纳了五行灵基,同花飞花现如今的情况很不一样。

    “功法的事情,你可以先放一放,现在你修炼万王诀,以及长生诀没什么不好的,若是未来根基能够再蜕变,稳定下来再找出路也不迟。”纪凡考虑了一会儿,对花飞花道。

    在纪凡觉得,花飞花到了浴劫期的程度,融合五行灵根还是潜移默化慢慢进行的好。

    “是不是要走了?”

    花飞花抛去修炼的烦恼,心情很快转好,觉得纪凡是来接她的。

    “到处都是战乱,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我心思学一些炼纹和阵法之道,再在苍峦州游历一番,随后出海去投靠师娘。”纪凡有着悠闲之意。

    花飞花在太疏城住了五年,纪凡离开天机流域,都已经有一载,他先是到了五毒蜥地,那里的情况比起太疏城都有所不如。

    纪凡到了五毒蜥地的时候,那里的锈灵毒蜥一族,早已经被屠尽了,五毒蜥地的沼泽也被人翻过来了一样,满目的疮痍。

    不过纪凡即便没有得到大的好处,却还是在五毒蜥地,捡剩吸收了一些锈古金气,在这一年时间,使葬古之力在体内滋养壮大,已然多化出了一条龙劫印。

    “地魔界现如今愈发强势,不仅是太疏宗,就连锦秀宗也被破了,完全就是横行无忌。”花飞花对于修炼界的形势,多少有些了解。

    “好东西都让被抢掠走了,但估计也快了。”纪凡对于地魔界的强势,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此时纪凡被劫息侵蚀,自身都难保,再加上寿元快耗尽,也要尽量避免动手,免得遭受创伤。

    其实纪凡并不是近几年,才不在修炼界行走的,早在躲入道藏禁地之后,他就已经甚少在人前露面。

    有些时候纪凡都不免在想,修炼界还有多少人记得他。

    “主子所说的快了,是什么意思?”花飞花觉得纪凡的说法,似乎有些深意。

    “估计地魔界的一些强者,是要离开了,仙修的降临,已经陆续开始,只是不太强而已。”纪凡颇为的确定道。

    花飞花咽了口津液,尽管她之前也听到了一些传言。

    早在天魔宗遭到攻击的时候,纪凡因为地魔界所纠集各方势力强者中,那有着万剑宗强者影子的仙修,就不免猜测有降临,这一年来走动游历,更是得到了证实。

    “活得也是够窝囊了,好不容易到了生死境浴劫期,不敢与人为敌也就算了,现在连面都不敢露!”纪凡小声感叹道。

    “在我眼中,主子绝对是盖世强者,如果放手一战的话,就算是仙修也不是你的对手。”花飞花极为认真道。

    “算了吧,我虽杀过仙修,却只是仙修里最低层次的小仙,而且还是在灵墟界羽化没离开的,同真正的仙修强者没法比。”纪凡忍不住笑道。

    一路走来,纪凡非常清楚,人得明白自己的斤两,才能活得更长久。

    在没有培养葬古劫息之前,才是纪凡自身战力最为强势的阶段,而现在他自身战力的巅峰,已经开始过去了。

    “你修炼凡息术,应该可以将气息归于平凡,不过样子老了一些,行走在外难免惹人注意,去准备准备,还是回复年轻的相貌体态比较好。”纪凡坐在石桌前,对花飞花示意道。

    即便花飞花不修炼血力,凭她浴劫期的修为,恢复到年轻时的样子,也并不是很困难。

    听到纪凡的安排,老妇人花飞花笑了,好像就等着这一天一样,连忙进入石屋的地下暗室之中。

    “灵墟法则还在,太过强大的仙修,应该是降临不下来的,希望就此打住,不要再失控了才好。”纪凡深吸一口气,暗暗忧心道。

    不多时,一名娇艳的少女,花枝招展走了过来,让纪凡咧了咧嘴。

    “嘚瑟什么,浓妆艳抹的,一股俗气的味道,生怕别人不看你啊,回去重新装扮,穿旧些的布衣,不行就在地上打几个滚。”纪凡虽承认,花飞花的美确实很吸引人,却依旧没好气对她道。

    花飞花嘟了嘟嘴,但很快就露出娇笑,回去了石屋。

    尽管纪凡总哏嗒花飞花,可却信她,将她当成了自己人。

    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午后,纪凡倒也不急于一时了,心思着到处走走的他,并没有打算动用星界盘。

    纪凡说是以后想投靠师娘宁安媛,并非是她跟着道玄宗,迁徙悬岩州情况有多好,与此相反,他是发现道玄宗在悬岩州遭到了近乎于毁灭的打击,有些不太放心了。

    苍峦州的古藏机缘,越来越少,有些能力的修士,多数已经远走,这些年中,不只是宁安媛,很多人都在顽强求存。

    “或许真的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苍峦州五方,南部的通天灵域,纪凡了解不是很多,可是在仙修陆续降临的情况下,那存在这九天逆行通道的通天森林,他是不太敢去了。

    离开了苍峦州去悬岩州,纪凡觉得认识他的人也能少一些。

    尽管纪凡以前在星罗海的时候,被粼光宫主认出来过,但毕竟她是星罗海的霸主之一,算是个特例。

    人与人也不太一样,纪凡对于苍峦州以外的强者,就不是很关注。

    如果不是吸收了矶氏一族老祖,矶如斌的瞳力记忆,就连苍峦州以外的八州四海情况,纪凡都所知甚少。

    “不管是锦秀宗,还是太疏宗,在宗门被灭的前后,都是有所准备,存在着漏网之鱼,若是以后修炼界的情况转好,不但年轻一代的强者,会同雨后春笋一样成长起来,就连老一代的隐世强者,也会纷纷露面吧。”这一年来,纪凡发现一些宗门和势力虽遭了秧,但散修却在急剧增多,而且成长得颇为迅猛。

    对于修炼界中增多的散修,各方强者都不太理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