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天芳 > 003章 二夫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池韫到颐风堂时,二夫人正在听包嬷嬷回禀。

    “她真答应了?”

    二夫人魏氏三十五六光景,圆脸秀眉,天庭饱满,一看就是有福之人。

    也确实有福。

    她出身小户,若不是订亲时池家还没发达,怕是结不下这门亲。

    可她福气好,订亲没多久,池老太爷便连升数级,一举成为天子近臣。

    福气更好的是,池大老爷是个短命的,还没留下男丁,二房就这么成了池家的当家人。

    二夫人事事顺心,目下只一件事叫她烦扰。

    女儿已经十五了,婚事却悬而未决。

    说起来,池老太爷早年曾经定了一门亲事,无论门第还是人选,再满意没有了。

    可那时大老爷还在,那门亲是定给池家嫡长女的。

    二夫人无数次扼腕,为何这门亲不是给自己的女儿池妤。

    后来,池老太爷去世,大老爷也不在了,二夫人渐渐动了心思。

    老太爷与俞太师是酒后写的约书,也没写哪个孙女,现下池大小姐一去不回,为何不能由二小姐履约?

    只是,俞家并不乐意,只含糊不应。

    正在焦灼之时,池大小姐回来了!

    二夫人初时震惊,之后大喜过望。

    没想到大小姐在外头,养成了这副性子。

    若是把池家两位小姐摆在俞家面前,他们会选哪个?

    果不其然,他们选了池妤。

    得了俞家的认可,二夫人悬了几年的心事终于有了着落。

    现下她只在意一件事,那就是拿到池韫手里的信物。

    这样,池妤的婚事,才算尘埃落定。

    包嬷嬷回道:“大小姐是这样说的,奴婢听着不像假话。”

    二夫人与旁边的三夫人对视一眼,各自疑惑。

    池韫那个性子,她们之前都是见过的,执拗得只认自己的道理,别人怎么说都不管用,怎么忽然就想通了。

    包嬷嬷细细说了方才的对话:“……奴婢觉着,大小姐是明白过来了。如今长房只剩大夫人,还是她走后才进门的继母,靠也靠不着。她的前程,不还得靠老爷和夫人?俞家都这样说了,她不认也不行,您说是吧?”

    三夫人张氏笑着附和:“二嫂,我觉得也是这样。本来,这婚事老太爷就没说订给谁,现下俞家认了阿妤,那就是阿妤的。这才是道理,她肯认,是讲道理了,好事。”

    二夫人慢慢点头:“最好是这样,再闹下去,可就家宅不宁了。不是我这当婶娘的亏待她,谁叫她自己没学好,俞家看不上呢?这门亲事是老太爷生前定的,若是断了这门亲,恐怕老太爷泉下不安。这也是没法子,三弟妹,你说是不是?”

    三夫人口中自然应是,只是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正说着,有人推门出来,唤道:“母亲!”

    这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削肩细腰,五官秀丽,是个美人儿,只皮肤微黑,略减了一分颜色。

    二夫人神色柔和:“阿妤,你不带着妹妹们玩,出来做什么?”

    二小姐池妤快步走过来,牵住二夫人的衣角,爱娇的模样:“你们在说我的事,还不许我听么?”

    两位夫人闻言一笑。

    三夫人道:“阿妤既听见了,也该放心了。你那位大姐,终于懂事了。”

    池妤却秀眉微蹙,担忧地道:“可我总觉得怪怪的,大姐她……那个样子我们都见过的,怎么突然明理起来了?是不是又想着……”

    后面的话她含糊带过去,两位夫人心领神会。

    是不是又想着借机闹事?

    这位大小姐自从归家,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没有别的招。亏她长了一张聪明的脸,做事却愚不可及。

    也不想想,她想要这门婚事,有什么依凭?父母俱亡,外祖家又不在,就一个从没见过面的继母,能帮她夺回婚事?何况,是俞家看不上她。

    “她没有别的法子。”二夫人握住女儿的手,说,“是俞家不肯要她,不是我们作梗。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好好待嫁吧。”

    池妤当然相信自己的母亲,她乖巧地应声:“阿妤知道了。”

    说到这里,外头传来响动。

    “大小姐!”

    包嬷嬷笑了,说道:“您瞧,这不是来了吗?”

    二夫人微微点头,松手想叫女儿进去。

    池妤却一把抓了母亲的袖子,道:“母亲,我要留在这!”

    不等二夫人回答,她强调:“她要真想闹,日后我总要亲自面对的。”

    二夫人一想也是,便应了:“好。你留在这,不许跟她吵。她在外头久了,染了一身江湖习气,可你不是。你是池家二小姐,正经的大家闺秀。”

    最后那句话,二夫人着重了语调。

    正经的大家闺秀,这正是俞家选了池妤,不要池韫的原因。

    池妤乖巧应是,二夫人这才端坐了,吩咐包嬷嬷:“请大小姐进来。”

    不多时,池韫缓步走进屋,向两位夫人施礼。

    “阿韫见过两位婶娘。”

    那边池妤也向她见礼:“大姐。”

    池韫含笑回礼:“二妹。”

    二夫人瞧着眼前的池韫,有种古怪的感觉。

    自她回家这些日子,众人亲眼所见,池大小姐的礼数多有缺失。以前池妤向她见礼,她可从来没有回过。

    而且,她举止什么时候这么斯文了?行步、施礼,不但处处合乎礼仪,而且姿态优雅,增减一分都不成。

    这般仪态,便是她请人教了池妤这么久,都还差了几分火候。

    怎么回事?撞了一回柱,发了几天疯,池大小姐居然变好了?

    “二婶娘?”

    二夫人醒过神,却见池韫微笑着看向自己,目光平静中带着几分洞悉的从容,叫她不自在起来。

    “阿韫别多礼,快坐。”

    “谢婶娘。”

    池韫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坐了。随后接过茶水,慢悠悠地饮着,好像过来只是闲坐品茶似的。

    喝了一杯又一杯……

    “咳咳!”二夫人清咳两声。

    池韫没反应。

    “咳咳!”二夫人咳声又重了些。

    池韫终于有反应了,却是关切地看着二夫人:“二婶娘,您不舒服吗?不舒服就要看大夫,千万别忍着!”

    二夫人想吃人,谁不舒服了?这是在提醒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