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不败刀狂 > 第452章 九级灵物,赤焰精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头手上的乾坤戒并不是普通的乾坤戒,而是炼器师专用的乾坤戒。

    和象征丹师身份的乾坤戒性质相同,这种空间法器是由炼器师所在的通天阁,所颁发出来的,需要对于通天阁有着巨大贡献,才可以兑换到。

    所谓的通天阁,正是超级势力之一,山河榜排名第二十二,比丹殿和灵阵师公会的排行都低,但能加入通天阁的人,全是炼器师。

    同样,通天阁的总部和大多数超级势力一样,也在东州,其他四域也有分部。

    不过,基本上了解神州国形势的人都明白,真正的超级势力,根本不会在意山河榜的排名。

    毕竟,谁都也不可能把自己势力的真正底蕴,暴露给别人看,这样一来,就会影响正常的排名。

    更何况,炼器师和丹师一样,都是属于一群与世无争的人,他们真正在意的是通过双手锻造出来法器的等级和自己身份。

    炼器师一样有自己的等级,由弱至强被分为一星到九星,分别对应了每种法器的等级。

    这老头虽然带了一个面具想掩饰自己的身份,但手中只有四星炼器师专署佩带的乾坤戒,已经把自己给出卖了。

    “今天这趟没白来。”

    秦朗双手背负,嘴角扬了起来。

    这次来黑市,不仅能遇到像霍乱这样的五级灵阵师,就连能锻造宗器的四星炼器师也出现了,对他来说,就算真的没有收获,也是不虚此行。

    要知道,像这样德高望重的大人物,在平时在世人面前,可是很少露面的。

    即使在江南城,也绝对是深居简出,不是能经常见到。

    老头背对众人,伸手拂过手中的乾坤戒,上面红芒一闪,一把两个巴掌大的乌黑色小锤子出现在了手中。

    秦朗目光一凝“一星王器”

    丹师炼制丹药需要丹炉,灵阵师布置传送灵阵需要灵阵罗盘定位,而炼器师锻造法器就需要一种打铁的特殊锤子。

    说白了,这就是他们平时吃饭的家伙,基本不离身。

    “那老夫可要下手了”

    老头握着小锤子,笑眯眯的说道“到时候要真的碎了,你可别心疼。”

    “请便。”

    中年男子撇了一眼老头手上的乾坤戒,眉头皱了一下,心中不禁泛起嘀咕“他该不会是江南城那两位的其中一位吧”

    “好”

    老头手中的小锤子举过了头顶,眼神一凛,猛然向下,顿时砸上了小石头上。

    “铛”

    一道仿佛打铁一般的清脆声,传遍了四面八方。

    老头脚步一个踉跄,倒退了几步,目光骇然的看向了桌上的小石头。

    只见桌子上的小石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显得无坚不摧。

    秦朗神色一动“这老头不简单”

    王器本身就具备一百万攻击,换成普通武者来使用,这锤子下去,就算小石头没有碎,但下面的桌子肯定会砸个稀巴烂。

    反观老头,尽管是随意一挥,但不仅击中小石头最中心的部位,就连桌子的位置都没有丝毫移动过,这样的眼力和力道的运用,不是普通炼器师能够具备的。

    “老夫本来以为这块石头是一种特殊的精金,看来,是老夫猜错了。”

    老头将小锤子放回乾坤戒中,双手背负,目光凝重的盯着桌上的小石头。

    中年男子笑道“这可不是炼制王器的精金。”

    “我就偏不信邪,让我来。”

    一位脸带黑铁面具的清瘦男子排众而出,走了出来,右手还提着一把二星王器的银色长剑。

    这个清瘦男子虽然看到不样貌,但修为不弱,已经达到了五星武王的境界,比四星炼器师,拥有一星武宗境界的老头,可要强多了。

    “玄天剑”

    可当秦朗的双眼落在他手中的长剑时,心中忽地一凛“玄天宗的人”

    中年男子不屑道“你随意。”

    “那你就看好了。”

    清瘦男子将体内的真气,疯狂涌入了手上玄天剑中,顿时银光爆闪。

    周围的人一见,诚惶诚恐地往后退去。

    中年男子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站起身来,退后几步。

    “喝”

    玄天剑一举,清瘦男子大喊一声,一剑劈下。

    “铛”

    一道清脆声响起,铮铮不绝。

    砰

    小桌子被这一剑劈成几半,顿时四分五裂。

    “呃”

    清瘦男子倒退了一步,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低头一看,就看到自己右手的虎口已经崩裂,流出了不少鲜血。

    “不用试了,连五星武王加上二星王器的一共七百万力道,都无法将它弄碎,它应该不是五级灵物。”

    老头立刻就看出这块小石头的不凡,冲所有人提醒道。

    “难道是六级灵物”

    在场所有人紧紧地盯着金色的小石头,眼中的贪婪没有半点掩饰。

    “经过老夫手的灵物不说上千,但也起码有几百,可老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灵物,而且古籍上好像也没有有关这灵物的记载。”

    老头愁眉不展,看向中年男子“恕老夫冒昧,请问你这块石头到底什么灵物又是从何而来的”

    “不怕您老笑话,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等级的灵物。”

    中年男子往前一步,捡起小石头,对老头拱手道“这还是我家族的下人寻找灵矿的时候,在一处大山中,无意之中挖到的。”

    “什么山”

    老头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就连周围的人听了之后,都纷纷竖了耳朵。

    “你们不用想了,那座山已经被我派人挖空了,就只找到这么一块。”

    中年男子一眼就看透了这些人的心思,嘴角掀起一抹戏谑“要是你们真不死心,等我卖出这东西后,给你们每人一张地图,你们自己去找吧。”

    “如此甚好。”

    老头满意的点点头。

    “这样的宝物,别说是东州,恐怕连神州国都再也找不出第二块,你们就别再痴心妄想了。”

    就在这时,一道慵懒的声音从上空响起,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紧接着,一道黑色的年轻身影从半空中落下,来到了老头的身旁。

    听着秦朗饶有深意的言语,老头眉头一皱,狐疑道“这位后生,你可知道这块灵物的来历”

    “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应该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

    还没等秦朗接话,已经将虎口做过简单包扎的清瘦男子顿时冷笑起来“估计这灵物经历的岁月,比他爷爷的爷爷年纪还大,他怎么可能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灵物”

    “哈哈”

    声音落地,在场的人都纷纷笑起来,看向秦朗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虽然这清瘦男子的话确实有点难听,但他说的话,也并不是不无道理。

    连他们都无法判断出这块石头的具体来历和等级,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怎么可能清楚

    秦朗冷笑一声“难道你知道”

    “我要是知道,还用亲自来试吗”

    清瘦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但很快讽刺道“问出这样的问题,你该不会是傻子吧”

    “我有你傻你看看这位前辈”

    秦朗目光一寒,指向身边的老头“别人不知道都愿意放下身份,虚心请教,倒是你,什么都不懂还敢站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的智商连三岁小孩都不如”

    “你”

    清瘦男子气得暴跳如雷,就想破口大骂。

    “你什么你

    谁知,秦朗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说话没人当是你哑巴,不懂就给我滚后面去,少在这丢人现眼。”

    本来他和玄天宗之间就有一笔新仇旧恨,但看在北辰的面子上,他不想在黑市中节外生枝。

    可他没有想到,他不刁难玄天宗,倒是玄天宗的人率先来挑衅他,既然有这样的好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愿意放过

    “好好好我倒想听听你到底能不能说出这石头的来历。”

    清瘦男子恼羞成怒“要是说不出来,等黑市一结束,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吃不了兜着走。”

    “废话说完了么”

    秦朗目光如刀“要是说完了,可以滚远点了么”

    “你有种。”

    见周围向自己投来复杂的目光,清瘦男子拳头捏的咔咔作响,满脸阴沉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位小友,难道你真的知道我手中的这灵物到底是什么”

    中年男子有些不确定,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冲秦朗拱了一下手。

    “我的确知道。”

    秦朗指着中年男子手上的小石头“这块石头名叫赤焰精金,它的样子虽然和市面上锻造王器的精金很像,但其实不属于五级灵物。”

    “赤焰精金”

    所有人满头雾水,陷入了沉思。

    老头和中年男子都皱紧了眉头。

    清瘦男子一听,似乎觉得自己抓住了秦朗的病句,放肆的大笑起来“前面这位前辈就说是很可能是精金的一种,现在你也说出个什么精金真有这么凑巧的事”

    清瘦男子双臂一扬,看向所有人“在场的人虽然不是炼器师,但起码也知道一些灵物的等级和名称,我就想问一句,你们这中谁听说过这个叫什么赤焰精金的”

    “好像真没有。”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好像古籍上也没有这赤焰精金的记载吧”

    “该不是这年轻人胡编乱造出来,哄骗我们吧”

    所有人面面相觑,忽然恍然大悟。

    紧接着,他们目光不善的盯着秦朗,眼中充满了愤怒。

    “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秦朗摇摇头,苦笑道“真是愚不可及。”

    “够了”

    清瘦男子哪听不出秦朗这句话是故意在讽刺自己,顿时冷斥道“你三番两次羞辱我也就算了,现在被我拆穿了谎言,不肯承认,还想抵赖不成”

    “这位前辈,你和他也是同样的想法”

    秦朗懒得理会他,而是看向沉默不语的老头。

    老头皱了一下眉头,选择缄默。

    秦朗笑道“如果前辈真想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只要你让他闭上嘴,我就可以让你大开眼界一次。”

    清瘦男子一愣。

    老头仔细思考一下,对清瘦男子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别说话了。”

    “凭什么”

    清瘦男子怒极。

    “你手上的剑,如果老夫没认错的话,应该是玄天宗的玄天剑,而你是玄天宗的人。”

    老头淡淡一笑“可对”

    清瘦男子目光一闪“我是玄天宗的人,哪又如何”

    老头笑问道“那你可知道老夫是什么人”

    秦朗笑而不语。

    老头刚才是站在最前面,所以将乾坤戒摆出来的时候,后面的人可是看不到的。

    虽然可以凭借老头手中的小锤子来判断是一位炼器师,但玄天宗的这个二货,肯定不知道老头是四星炼器师。

    “你应该只是一位炼器师吧”

    清瘦男子不敢确定的反问道“那又如何我玄天宗炼器师也不少,凭你也想威胁我”

    中年男子听了后,看向清瘦男子的眼中充满了怜悯。

    “威胁你”

    老头叹气道“就冲老夫的身份,恐怕整个东州还没有人能引起老夫的重视,就更别提威胁了。”

    “可笑”

    清瘦男子玩味道“你以为是东州唯一的五星炼器师黄文秀黄前辈说出这样的话,你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听到黄文秀三字,老夫眼中闪过一丝恭敬,顿时笑道“他确实和老夫认识,而且很熟。”

    “哈哈哈”

    清瘦男子笑的更加张狂了“熟你是和黄文秀很熟,那是你自己在一厢情愿在自吹自擂,黄文秀前辈认不认识你都还两说。”

    “明天带着你玄天宗能够做主的长老,来一趟江南城的通天阁,老夫会亲自告诉你,我到底认识不认识黄前辈。”

    老头面不改色,呵呵一笑“现在就请你先闭嘴,可否”

    “什么”

    清瘦男子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笑声戛然而止,满脸恐惧的看着老头。

    “他该不会是”

    此话一出,周围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老头。

    对四周震惊的目光视而不见,老头笑眯眯的看向秦朗“这位后生,你可以继续了。”

    “这老头的身份,恐怖比我想像中的更可怕。”

    秦朗目光一闪,对老头询问道“不知道前辈有没有本命魂火”

    “有”

    老头点点头,体内魂力一动,一团赤色的火焰出现在了右手掌心中。

    “四等本命魂火”

    见赤色火焰中有着四多小型的火焰在盘旋不定,周围的人双眼一瞪,一脸惶恐。

    如果说他们前面就已经猜到了老头的身份,那么这四等本命魂火更加证实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一时间,他们都同情的看向了清瘦男子。

    “这”

    清瘦男子面如死灰,扫了一眼全场,脚步一点,竟然夺路而逃。

    “后生”

    一道声音传开,在秦朗的耳边响起,将他拉回了现实。

    秦朗目光凝重的把双眼从老头的掌心中收回,看向中年男子“借你的灵物一用。”

    他不使用自己的本命魂火,那是因为他的金罡阳炎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五等,要是在这里暴露出来,实在太过骇人听闻,还有可能将自己的身份曝光。

    而且,他并没有对老头的四等本命魂火而感到震惊,毕竟他身上有比四等本命魂火更可怕金罡阳炎。

    而令他感到古怪的是,老头掌心中居然有一团黑色的东西。

    “好”

    中年男子点了一下头,将金色的小石头递给了秦朗。

    秦朗将小石头拿在手中“前辈,你应该只知道精金最大的用处就是锻造王器,就是因为精金的坚韧度不是其他五等以下灵物可以代替的,对吧”

    “对”

    老头赞同。

    秦朗继续道“精金整块颜色的都是金色,除了这个以外,被提炼出来的成分,除了杂质之外,就是最精纯的精金水,并没有其他的物质,对吧”

    “也对。”

    老头点点头。

    “那请你看好了。”

    秦朗将手中的小石头,慢慢的移向了老头手中的四等本命魂火。

    就当小石头接触到四等本命魂火的时候,小石头金光一闪后,竟然有一道道红色的游丝,在最外面层出现。

    而等这些游丝显现之后,如同欢快的小鱼不断在外层游走,令整块小石头都剧烈的颤动起来。

    这种震动并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喜悦,仿佛是亲人一般,很乐意见到本命魂火似的。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整块小石头的金色在四等本命魂火的不停灼烧下褪去,竟然变成了一颗耀眼的红宝石,璀璨的光芒,令方圆百米内都成为了一片红色的海洋。

    “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石头不仅颜色变了,竟然还不怕四等本命魂火

    要知道,就算四等本命魂火无法真正摧毁五等灵物,但在长时间下,也会融化,尽管只是一丁点外皮。

    “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灵物吗”

    老头眼中一片震撼,对秦朗催促道。

    “我说过了,这东西叫赤焰精金,它的坚韧程度,别说是王器,就连圣器都对它无法造成半点损伤。”

    扫了一眼周围瞠目结舌的众人,秦朗笑了起来“而它最大的用处,就是可以用来锻造神器,是锻造神器中不可缺少的一种九级灵物。”

    此话一出,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全场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