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神医凰后:盖世小王妃 > 第329章 怎么会是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凌云凡微微愣了一下,嘴角微扬,笑的明亮灿烂。

    “我留下来,你们保护好我的家人!”

    “是!”

    徐大和徐二进屋,去搬凌云傲天。

    凌云凡转身之际忽然一愣,只见远处黑烟缭绕。

    芳草急匆匆地走进了威武堂,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云姑娘,不好了!”

    “怎么回事?”凌云凡问。

    芳草道,“无……无影楼……无影楼的人杀进来了。前院……前院起火了。”

    凌云凡狠狠怔住,顿时变了脸色,好半晌都没有回过神儿来。

    无影楼?

    凌云家和无影楼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们怎么可能杀到凌云府来?

    而且,无影楼是云洲大陆最大、最神秘、最有力的杀手组织,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只要无影楼愿意接的任务,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不过,这个组织也极其难雇佣。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楼主是谁,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具体在什么地方。先帝还在的时候,据说私底下花费重金,试图雇佣他们刺杀别国的重臣,却是连无影楼杀手的一个影子都没有见到。

    至于圣澜家、壁家,这种在天圣排列前茅的武学世家,自是也想过寻找无影楼,结果如何自不必说。

    到底是谁雇佣无影楼,杀到了凌云府???

    ……

    “云姑娘,云姑娘?”耳边传来芳草急切的声音。

    凌云凡回神,但表情依旧没有从震惊之中缓过神儿来。只因为“无影楼”这三个字,对她的冲击力很大。

    “云姑娘,现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青云院的弟子都转出去了吗?”凌云凡问。

    “都转出去了。”芳草道,“他们现在很安全。”

    说话间,徐大和徐二刚好架着凌云傲天从屋内走了出来。

    徐大道,“我方才听你们说无影楼,什么无影楼?”

    话音刚落,瞧见远处的火光,也是面色一变,道,“怎么着火了?”

    “你们不用问太多,只管将我爷爷护出去,安全交给天王殿下。”凌云凡道。

    徐二道,“云姑娘,是不是有人雇了无影楼的人,来灭凌云府?”

    夕阳西沉,天色微暗。更衬得远处冲天的火光和弥漫天际的浓浓黑烟更为明显。

    凌云凡目光一沉,冷冽道,“跟着我,你们连神机营的规矩都忘了吗?我再说一遍,将我爷爷安全送出去!”

    “是!”徐大和徐二齐齐应了一声,连忙架着凌云傲天往外走。

    “徐大,徐二!”

    走了几步,身后又传来凌云凡的声音,二人停住脚步,齐齐回头。

    只见远处的火光,衬得凌云凡白皙光滑的脸颊十分明亮。那纤细的身影朝着他们二人重重地行了一礼。虽一句话都没有说,但其中深意不言自明。

    徐大和徐二这两个平日里在刀尖上舔惯了血,早已冷心冷血的杀手忽然潋滟了冷眸。

    徐大道,“云姑娘放心,就算拼了我们二人这两条性命,也定将凌云老家主安全送出去。”

    凌云凡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动作,身子九十度弯弓,直到徐大和徐二带着凌云傲天离开了威武堂,她才豁然起身。于此同时,一道明亮的光芒自她指间一闪,斩云剑从神龙戒中祭了出来。

    她猛然伸出手,稳稳地将斩云剑握在了手中,腾身而且,朝着火光明亮处而去。

    芳草的眸光不知何时,也变得冷冽嗜血。平日里那个从容不迫的婢女早已不再,摇身蜕变回了她冷血杀手的原本模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长鞭,随着凌云凡的身影,也去了明亮火光浓浓燃烧之处。

    凌云府的前院。

    火光烧起来只短短几刻钟的时光,这里早已横尸遍地,血流如河,喜宴成了修罗场。

    那些吃罢了酒宴早早便离开的人,自是躲过一灾,幸生了。

    那些留下来喝酒划拳,吃酒宴下半场的,许多人还处在醉意朦胧之中,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凭空里竟杀出来一群嗜血的杀手。

    许多人都以为自己瞧错了,定是凌云府安排助兴的杂耍节目。

    等真的死了人,流了血,这才狠狠一怔,恍然回神。

    再瞧清楚那些人身上和手中兵器“无影楼”的标志,更是直从脚底凉到了脑门儿。

    有些胆子小的,甚至当场吓晕了过去。

    凌云凡从威武堂一路飞掠而来,站在屋檐之上,瞧着不远处十几名黑衣杀手几乎秒杀众人,原本就冷冽的目光更加很冷了几分,再次将手中斩云剑握得更紧了一些,正欲纵下屋檐出手,却不想,后颈处忽然闷疼。紧接着,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

    她费了好大的工夫才站稳,缓缓回头,顿时惊得眉头紧皱。

    “爷爷?”

    只见被她下了药昏睡过去,徐大和徐二答应她要安全送出去的凌云傲天,此时竟安然无恙地站在他的身后,且手心里,竟还捏着一枚闪着徐徐玄光的银针。

    凌云凡一时震惊没有站稳,脚下踉跄两步,跌入了凌云傲天的怀中。

    “爷爷,怎么?怎么会是你?”

    凌云傲天苍老的声音徐徐悠长,道,“爷爷就知道,那日|你这丫头答应老夫带着众人离开,是哄老夫安心的。今日自会在老夫身上动手脚。所以,老夫多留了一个心眼。你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凌云凡靠在凌云傲天的怀中,极力地想挣扎,想站起来,但是四肢发软麻木,却是丝毫都动不了。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明明……爷爷你对我到底用了什么?”

    凌云傲天道,“你是想说,你明明在老夫的酒中用了迷|药,而且用的不是一般的迷|药,但老夫又如何没有中药,还能对你出手?”

    凌云傲天宠溺又心疼地瞧着凌云凡,“丫头啊,你虽是用药的高手, 但老夫也是打小和药材打交道,对药材的熟悉度自不比你差,而且还是提前做了防备。至于这枚银针……”

    凌云傲天瞧着手中的银针,道,“一般的银针刺穴自是对你无用,这枚银针是老夫将玄力化入药材,炼制出来的。”

    说话间,凌云傲天手中的银针玄光一闪,竟化为了一枚银珠草。

    银珠草,是药性极其强烈的迷|药,相传生长在极寒之地,也极难寻找。

    看来,凌云傲天确实是做了万足的准备,为了防着她,竟连银珠草都寻来用上了。

    只可惜,凌云凡传承原主的记忆不是很完整,遗失了不少记忆。其中便包括凌云傲天也十分懂药这件事。

    凌云凡心底无声一笑,双眸极尽哀求地望着凌云傲天,几乎用乞求的语气开口。

    “爷爷,不要!云凡求你了,不要!你跟着天王殿下离开,跟着君无夜离开,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