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毒死也比吓死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霁华走后,尉迟不易越发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气得她使劲在床上捶了两下,蓝霁华要是不来跟她说那些话,或许她这时侯已经睡着了。

    睡不着,口还有点干,她摸黑下床去喝水,刚从账子里钻出来,隐约闻到一股子味道,有点腥,有点臭,空气中有极轻的风在吹动,又或者不是风,尉迟不易伸手摸桌上的火石,余光里看到两点小小的绿光在半空移动,吓了她一跳,那绿光碧青碧青,慢慢朝她飘过来。

    尉迟不易手忙脚乱的点燃桌上的烛台,火光刚起,似有什么东西倏的一下缩回去,她抬头去看,竟是一条粗大的蛇,昂着头,吐着信子朝她摇头摆尾。

    尉迟不易死死抓着烛台,嘴里发出尖利的叫声,“陛下——”

    她本是烟嗓子,这一声尖叫却似冲破重重阻碍,变成一把尖细的嗓音,在这深夜里,尤为瘆人。

    那声音穿过长廊,穿过空旷的殿堂,传到蓝霁华的耳朵里,他几乎是一跃而起,象鬼魅一般在黑夜里穿行而过,到了尉迟不易屋里。

    进门的时侯,她还站在那里,手里紧紧攥着烛台,满脸骇然,看到他的瞬间,眼睛往上一翻,连人带烛台一起倒在地上。

    灯一灭,屋里又漆黑一片,蓝霁华打了声哨,让大蛇赶紧走,他一个箭步过去把尉迟不易抱起来,“不易,不易,醒醒,没事了,蛇走了。”

    尉迟不易完全没有知觉,手脚垂着,任他怎么摇晃也不醒。

    蓝霁华摸着她的脸,脸上冰凉,他的心快速的抽抽了几下,顺下去狠掐她的仁中。

    尉迟不易在黑暗中悠悠转醒,吐出一口气来。

    “不易,你怎么样,好些了吗?”蓝霁华想帮她拍拍胸口顺顺气,手还没碰到她胸口,被尉迟不易拦住,虚弱的吐了两个字,“枕头。”

    蓝霁华知道她的习惯,也不多问,从床上拖了一个枕头给她,尉迟不易赶紧抱在怀里,这才大喘了一口气,整个人软塌了下来,象一堆烂泥似的靠在蓝霁华怀里,因为后怕,心跳得紧锣密鼓,身子抖得象筛糠。

    蓝霁华赶紧抱住她,“不要怕,大蛇已经走了。”

    尉迟不易吓得不轻,也顾不得什么,抱住他一条胳膊,“陛下带我走,我不想呆在这里,太可怕了。”

    蓝霁华说了声好,把她从地上扯起来,自己弯下腰,“走不动,我背你。”

    尉迟不易腿都是软的,真走不动道,也不客气,连人带枕头趴在蓝霁华背上。

    蓝霁华便背着她去了自己寝殿,安置在床上,刚要走,胳膊被尉迟不易拉住,“陛下去哪里?”

    借着床头的灯,蓝霁华看到她脸色青白,神情惊惶,知道她吓得不轻,心里暗自懊恼,他只想把她吓到自己这里来,哪知道康岩龙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弄了条灵蛇过来,差点没把她胆子吓破。

    “我去拿枕头。”

    尉迟不易说,“陛下把账子钩起来,我害怕。”

    她缩成一团,眼珠子不停的转动,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当初勇猛小刺客的模样,完全成了个小可怜,十七岁的小子吓成了小可怜,说出去是个笑话。

    蓝霁华却笑不出来,在心里把自己和康岩龙狠狠骂了一通。

    他没有撩起账子,也没有离开,扬声叫人把枕头拿来,床头的灯也不灭,两个人隔着枕头仰天躺着,尉迟不易紧紧贴着枕头,手还抓着他的胳膊。

    隔着衣裳,蓝霁华也能感觉到她的手是冰凉的,依旧还有轻微的颤动,他在心里幽幽叹气,用另一只手覆在她冰凉的手背上:“不要想了,有我在,大蛇不敢来的。”

    “为什么会有蛇?”尉迟不易问,“谁让它来的?康岩龙么?”

    “……这是灵蛇,”蓝霁华没办法不撒谎,“灵蛇是自己来的。”

    “它为什么要到我屋里去。”

    “或许,它跟你有缘吧。”

    手臂一紧,是她重重握了一下,有些暴燥的道:“有个屁缘,我不要,这皇宫跟蛇窝似的,大的小的都有,我不在这里了,我要回东越去。”

    “你现在怎么能走?”蓝霁华说,“不要命了?”

    尉迟不易愤愤的道:“毒死也比吓死好。”

    蓝霁华安抚的拍拍她的手,“朕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蛇出现在你屋里。”

    尉迟不易嗤了一声,“你是皇帝,又不是神仙,还能管爬虫?”

    “朕会让人把皇宫里的蛇全赶走,让康岩龙在你屋里贴避蛇咒,保证从此以后,你再也不会在宫里看到蛇了。”

    “避蛇咒有用么?”

    “当然有,康岩龙会驱蛇,自然也会赶蛇,他写的咒很灵的。”

    “现在就让他贴。”

    “咳咳……这么晚了,明天吧,明天一早朕就叫他贴。”

    尉迟不易侧过身子,面朝他闭上了眼睛,似乎打算睡觉,却仍没有松开他的胳膊。

    蓝霁华垂眸看她,眉心蹙得紧紧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面色比刚才好了一些,仍是苍白,显出一丝羸弱的样子。

    他的心又抽了一下,手在她头发上轻轻抚了抚,“不易,我可能真的是……”

    后边的话他没有说出来,感觉她抓着胳膊的手慢慢松开了,夜很静,床头的烛火在摇曳,印在账子上各种扭曲的影子,他听到了她轻浅均匀的呼吸声,知道她睡着了。

    没有人知道他今天的心情是怎样的起起落落,选择阿云苏,是因为尉迟不易说希望阿云苏当皇后,几天的相处也算是培养感情吧,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喜欢的是女人,这一点十几年前他很清楚,可是现在有些糊涂了,和计划无关,他只是想试一试。

    阿云苏虽然不是绝色,长得也算好看,那张漂亮的脸就在眼前,幽香萦绕在鼻腔,他可以亲上去,也可以脱了她的衣裳,为所欲为,但内心却为什么……毫无波澜。

    这个认知让他恼火,焦燥,他不肯承认自己是断袖,从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所以才要尉迟不易过来,他还想再试一次。

    现在人就躺在身边,他却已经不想试了,她松开了他的胳膊,手滑了下去,他把她的手捡回来,重新放在枕头上握住,缓缓闭上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