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388章 我要住你家(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

    没人?

    林宜怔了怔,应寒年和牧羡枫也不知道么?

    想了想,林宜忽然明白过来,“您是暗中离开帝城的?为什么?”

    他身体都这个情况了,还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找死?

    牧子良是什么人,哪会被她几句套进去,他浑浊的双眼看向她,沉沉地道,“你救了我,我自然会回馈你,知道太多,对你反而没有好处。”

    听他这么说,林宜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了,“那行,您先休息吧。”

    她站起来离开。

    “水!”

    牧子良命令道。

    林宜拿起手机搁到耳边,“喂,爸爸,我一会回去……”

    她就这么讲着电话走出去了,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牧子良气得胸口痛。

    一走出去,林宜便放下手机,人陷入思索。

    其实她没有想好拿牧子良怎么办,按理说,她应该将牧子良在这里的消息告知应寒年,这两年没有应寒年对牧羡枫的压迫,她也不能太太平平地上两年学。

    但,她确实没有应寒年的联系方式。

    从两年前泠江边上一别,他们就再没有见过。

    他过他的日子,她过她的生活,很多东西已经淡得在生活中连涟漪都起不了。

    再看看好了,得先弄明白牧子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病房中,牧子良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口干舌燥得厉害,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不能动,连口水都喝不到。

    被顾若逼着立遗嘱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他躺在那里,一双暗黄的眼望着窗口的亮光,唇干得出现裂纹。

    他是自己离开的帝城。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但他还是无法从牧羡枫和应寒年中间挑出一个合格的继承者。

    羡枫是长房长孙,但身体不好,能力尚可,但在应寒年的衬比下就显得不足。

    应寒年用了两年时间向他证明了自己的本事,他也知道,应寒年绝对能领导牧氏家族,只要给时间,应寒年是能做得比他当初更好的人,但问题是……他姓应。

    如果应寒年只是个私生子,如今的牧子良会毫不犹豫把权力给他,可是他是应咏希的儿子,身上怀着巨大的仇恨,虽然这两年看下来淡了很多,仿佛只是在一心一意地做事。

    那也只是仿佛而已……

    谁知道他眼睛一闭,牧家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他离开了帝城,他想知道他不在的时候,牧羡枫和应寒年谁的做法更像是一个最高决策人,谁的“本性”会按捺不住暴露出来。

    离开的时候,他身边只带了一个医生和几个保镖,目的地也不是S城。

    太阳升起来时,牧子良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走走了,他的身体一年比一年差,几乎全是呆在家中。

    他突然想去S城走一走,看一看,像年轻时候一样去任何地方都肆无忌惮。

    因此他才会命保镖们谁都不准跟着,称自己有要事去做,并未交待要去多久。

    他独自一个人乘车离开,结果在路上钱包、手机被偷了,什么时候偷的他毫无知觉。

    牧子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凶悍了一辈子,出个门却是什么都不行了。

    甚至于……

    过条马路就被车给撞了。

    保镖们得到他的命令自然不会出来随便找,还会严守阵地,不泄露他的消息。

    也就是说,他现在还得指着林宜这个丫头让自己活下来。

    “……”

    牧子良自厌地叹了一口气,唇上更加干燥。

    他知道,这是那小丫头的报复,报复她当年被打的仇。

    好渴……

    正想着,门突然被敲了两下,一个穿着护工制服的中年妇人从外面走进来,见到他热情地道,“老爷子,我是林小姐请的护工,以后伺候您啊,您有什么需求和我说就行。”

    “……”

    还算那小丫头识相。

    牧子良顾不上仪态,颤巍着抬起头要水喝。

    ……

    回到家中,林宜把牧氏家族的新闻翻了又翻。

    一连三天,牧氏家族的动静都不是很大,相反,应寒年和牧羡枫似乎都很安静。

    她不明白这中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后,林宜接到护工打来的电话,人匆匆赶往医院。

    “三天,我给您换了三个护工,到底还想怎么样?”

    她站在牧子良的病床前,语气好不起来。

    她发现剥去金光闪闪的外衣后,牧子良也就是个糟老头子而已,整天没事就嫌弃这个护工罗嗦,嫌弃那个护工不够勤快,当这里是他牧家么?

    “我要住你家去。”

    牧子良躺在床上发号施令。

    “什么?”

    林宜愣了愣,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

    “这边的条件太差,护工也说我这种情况不需要一直住院,回家休养即可。”牧子良冷冷地道。

    “所以你就要住我家去?”林宜觉得他是在开一个天方夜谭的玩笑。

    “是。”

    “……”林宜无语了,转身便要走,想想又退回来,“行,我带你回去可以,你得给我立个字据。”

    “什么字据?”

    林宜在他病床前踱步,然后道,“第一,我在牧氏家族发生的一切不能告知我家人;第二,不管在我家住的如何,只能感恩,不得以怨报善;第三,您以后的遗嘱上得加这一句话,牧氏家族任何人都不得动S城林家分毫,违者立即卸去当前职务。”

    牧子良躺在那里,闻言眉头蹙了蹙,“这最后一条是什么意思,一个小小的林家你还怕有人动?我以为你是想着再做牧家的大少奶奶。”

    “您不用管我什么意思,您只要立这样一张字据给我就行。”

    林宜冷淡地道。

    “我要是不立呢?”

    “我请的第四个护工马上就来。”

    “……”

    牧子良深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受,想当初,多少人跪着看他脸色,现在他还要给个小丫头立字据。

    “我知道您不方便,文字我来写,您签个字按个手印就行。”

    “你这样做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是,不受法律保护,全看您这个牧家掌权人是一言九鼎,还是赖账臭老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