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520章 老子要转正(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宜将空杯子重重地放到一旁,转身拿起沙发上的包就走。

    “你去哪里?”

    应寒年几乎是吼出来的,手按在床上想下来,却被伤口扯得倒吸一口冷气。

    林宜回头冷漠地看向他,“你喜欢不要命的疯,我不喜欢,我不奉陪。”刚刚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她甚至不敢掀开他的被子看一眼伤势,她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他这条命是应咏希发了疯拼了命保护下来的,想到他这条命是被姜祈星从烂水泥里

    刨出来的,想到他这条命是他从雪飞崖底下自己给自己做手术治好的……

    他这条命好不容易有了今天,有了权势,有了一切,可他却依然不在乎。

    说完,林宜转头又要走,应寒年知道她绝情起来是不留一分情面的,立刻道,“林宜,你今天敢走我就敢追,我可以比你想的更不要命!”

    他一整背的伤,能走几步路?

    林宜双脚僵住,像被定在地板上,手指死死地攥住包,僵硬地转过身冷冷地看向他。

    见她回头,应寒年暗松一口气,语气缓下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

    知道。

    她当然知道,从回家路上外公外婆说自己怎么巧遇应寒年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在筹谋些什么,可正因为这样,她才接受不了。

    “我说过了,爸爸那边我会处理的,根本不需要你玩命。”林宜蹙眉看他,他不该为这种事去玩命。

    “你做?你做什么了?”

    她什么都没有做。

    “……”

    林宜哑然,反驳不出来。“你明知道你那个爸爸根本说不通,所以你不过是在等,等时间再耗久一些,所以你才会义无反顾答应做老爷子的遗嘱见证人,林宜,从头到尾,你都没有想过要光明正大

    地和我在一起!”应寒年直接拆穿她,眼神狠厉。

    “我只是想等时机更成熟一些。”

    她道,她不是没想过,可是……从以前到现在,只要一提到公开就仿佛伴随着无数的隐患,她怕了,她只想安稳一些。

    他想公开他们的关系,可他刚刚上任,老爷子遗嘱的事刚过去,他们现在根本不适合公开。

    闻言,应寒年嘲弄地笑了一声,“那什么是时机?等地震能完全精准预测?等全国所有人路不拾遗?等全世界不打仗?是不是那个时候才叫时机?”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你要等遗嘱的风波完全过去,你要等我在这个位置上坐稳,你要等毕业,你要等你爸完全接纳我,这和等世界和平有区别么?”应寒年反问。

    “……”

    林宜咬唇,她承认,她说不过他。

    应寒年坐在床上看她,面上发白,语气霸道,“除了最后一条,其余的,我都不接受!”

    “……”

    林宜看他,所以他就背着她接近外公外婆,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林家大宅,使着手段逼爸爸打他,好将曾经的事一笔勾销。

    简单粗暴。

    也达到目的了。

    可结果呢,结果留下的是他满背的伤和鲜血。

    应寒年看着她脸色一点一点变白,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

    林宜没动。

    “你要我下床?”应寒年睨她,作势要起身。

    林宜妥协地朝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应寒年抬起手,大掌一把扣上她的后脑,迫使着她靠近自己。

    她抬眸看向他,眼眶有些红。“三年多来,不是怕这个看到就是怕那个看到,你习惯了,可我他妈是受够了!”应寒年的掌心滚烫而用力,一字一字从喉咙深处出来,“林宜你给我听着,老子要转正!谁

    也别想拦我的路!你爸不行,牧家也不行,听懂了么?”

    疯狂而荒诞。

    目空一切、奋不顾身。

    林宜看着他,耳膜被震了下,心脏像是被他掌在手心,是疼的,可他手心的温度却让她痴迷。

    到这一刻,她才明白从帝城到S城他偶尔不对劲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她终于明白他的心有多迫切,已经歇斯底里。

    一抹温热从眼眶中流淌下来。

    她看着他额头上的纱布,声音哽住,“就为一个公开,把半条命丢掉也在不乎?”

    他已经是牧家的最高决策人,却被打得伤痕累累,打到吐血,打到整个人被扛扶着出门……

    “还有半条命把你拉到身边就行!”应寒年满不在乎地道,“我要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应寒年的女人,没人可以肖想你,没人可以忽视你,更没人可以伤害你!”

    “重要么?”

    她问。

    为什么非要如此不顾一切。

    “重要!”应寒年没有任何犹豫地道,“知道我为什么上任之后不办庆功宴么?”

    “……”

    林宜红着眼看他,她不知道,她也疑惑过。

    “因为我要你站在我身边分享这一切,我的头颅可以抬多高,你就得抬多高。”他一字一字道,字字惊心动魄。

    所以,他说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这个。

    比庆功宴重要,比对付牧家心机叵测之人重要,比坐稳牧家位置重要……

    眼泪落下,林宜看着他,唇颤了好几下,想说什么说不出来,最后只哽咽着说出两个字,“疯子。”

    “……”

    应寒年笑,倒像是得到什么称赞。

    “应寒年,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说完,她仰起脸吻上他的薄唇,眼泪落下来,滑进两人紧贴的唇间。

    应寒年伸舌舔去那抹泪,有些涩,他搂过她,将她扑倒在床上,抵着她柔软的唇道,“老子最疯的一件事就是看上你。”

    一个疯子遇上她,硬生生将自己磋磨出一个人样。

    他来势汹汹,舌横进她的唇间扫荡着,呼吸起伏的胸膛压着她,有些不管不顾的意思,大掌沿着她的身体往下滑去。

    林宜一动不敢动地躺在那里,正奇怪他的伤是不是真的不重时,应寒年就放开了她,整张脸埋在她的颈侧,喘息粗重,“嘶——”

    “疼?”

    她听得揪心。

    “有一点。”

    他极力扼制着语气听起来平常一些。“那你先趴到床上休息。”林宜说道,不敢动他,怕扯到他的伤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