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剑下乾坤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杨柳岸小河青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年未归,回来后就在燕山弄出那么大动静,周然的名字在极短时间内再一次引爆帝京。更新最快┏m.read8.net┛

    身在玉泉山的周然却不在意这些,如之前每次从定军山回来一样,陪着两家的老人说说笑笑,挑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讲讲,不知不觉便过去了半个多月。

    对年轻人而言,三年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也许就是从少年变成青年,嘴角多了一撮青色绒毛。可对年过古稀的老人来说,三年时间似乎有些久,尤其是撤退下了不大管事的老人,衰老的速度几乎肉眼可见,豁达如唐青川与周和浦亦不能免俗。

    不过,这两位又不是普通人,多少有些修为在身,依旧精神矍铄。

    周然将那柄从伏春秋手中得来的天兵开山月给了老爷唐青川,又将一枚正阳石给爷爷周和浦。以两枚三品灵源做成挂坠,给奶奶与姥姥。从大裂谷内得来的诸多珍贵药材,也被他以《天医玄道》的药方做成一些养生药丸,留给两家老人。

    周唐两家出来的人好像都长了翅膀,一旦学会了飞就很少回来。

    那些被送去恨山的晚辈是这样,周然也是这样。

    去过禹州城,看过十二洲,走过大裂谷,如今的周然不再是三年前的周然。但直到从梵奎那里得知封万里达到上境之时,他才能敢肯定那枚定世珠是父母特意留给他的。

    周然没有去问梵奎巅峰实力几何,但以他猜测,梵奎与青衣至少也该是上境。承启与赤羽的境界还要在他们之上,上面则还有一位境界高到周然都不敢去想的青阳。如果这五人都是被他父母封印在定世珠中的话,那他父母又该是何等存在?

    可惜这一切还都只是他的推测。

    如今青阳不知因何沉睡,承启与赤羽已经消失,想来梵奎与青衣也不可能或是没办法告诉他实情,唯一有可能告诉他实情的封万里却不愿意说。

    周然在玉泉山的半个月过得很平静,整座帝京却是暗潮汹涌。

    所有暗涌肯定都是围绕着周然与监察部。

    就在不少人都猜测周然会不会出任监察部第三任主事人之时,秦川密地那边突然传来一条爆炸性消息:那个败给周然的关山海不仅没有一蹶不振,竟因祸得福跨过了天门。

    不过,纵然跨过天门,关山海败给周然是事实,他在燕山所为更是得罪了帝京所有豪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回来继续做监察部主事人。而宇文邕擅自调用燕山气运的行为简直就是在动摇国之根本,这样的人目前与关家混在一起,高官将帅们就更不敢让关家执掌监察部了。

    实际上,秦川密地已被关家完全掌握在手中,只要关家愿意,关山海跨过天门的消息根本不可能传得出来。而关家之所以任由这个消息传开,除了要让军方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对关家出手,还要将周然推上监察部主事人之位。

    甚至可以说,关山海就是要逼着周然坐上那个位置。

    除了宇文邕与关山海二人,至今还没有一位跨过天门的存在公开出现过。连通两方天地的大门对达到星纵境界之人限制极其厉害,跨过天门的存在想要穿过几乎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军方是否还有站在天门之上的存在就难以确定了。但就算真有这等存在,最高层也不会让达到这个层次之人出现。

    跨过天门之人的威慑力堪比灵气潮汐出现前的超级核武,任何国家都不会主动放在台面上来。宇文邕与关山海主动暴露已经让最高层那几位很不高兴,可要他们出重手处理这二人又显然不可能,因为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然而,达到高官与将帅这一级别之人哪个不是深谙权力心术?

    所谓御下,简而言之就是平衡各方。

    秦川密地有宇文邕与关山海这两位跨过天门的存在坐镇,帝京一众豪门中的确没有哪一方能与之抗衡,但这可不包括玉泉山。

    玉泉山虽然封山,周唐两家不还是有足以代表两家的周然在军方任职吗?

    不久之前,周然可是在燕山战败关山海,甚至还让宇文邕吃了不小的亏。而且不管各方势力愿不愿意承认,周然确实救下了不少人的性命。

    关山海跨过天门的消息没传出来之前,最高层也许还不愿意让周然坐上监察部主事人一位。可是现在,除非最高层舍得将一位跨过天门的存在请在台面上来,否则谁能比周然更适合坐上那个位置?

    已有两位跨过天门的存在暴露了,最高层肯定不会愿意再请出来一位。而且全民皆兵计划的实施已经使得外部环境越来越紧张,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三位跨过天门的存在无异于是在逼得外部各个国家联手。

    最高层未必在乎外部可能带来的乱子,但多少也是麻烦。

    可如果监察部的主事人换成周然就不一样了。

    首先,不管周然战力多强,他目前还只是先天第一境。

    关于燕山一战的消息,最高层早就下令封锁。虽然也会有部分消息传出去,但不是在场亲眼所见,先天境第一境战败星纵巅峰存在这种事谁会信?谁敢信?

    那些盯着燕山的眼睛不仅不会相信,说不定听说的时候会笑掉大牙。他们真正会在意的是,燕山发生过一次大战,才上任几个月的关山海被赶出燕山。而被赶出燕山的关山海却跨过了天门,最高层才不得不将周然推出来,以周然背后的周唐两家之势压下关家。

    会往这个方向想的人很可能会不介意往更深处多想一想。

    例如,军方无人可用,只能将一个毛头小子推出来以此来借助玉泉山之势。

    例如,掌握秦川密地的关家与军方分崩离析,会不会另立山头从军方分走更多话语权?

    例如,是否会发生内讧,若发生内讧,这个恐怖大国是否会分崩离析?

    例如,……

    也许有人已经开始想着如何瓜分这块超级巨大的肥肉了。

    执掌权势之人未必都长了头脑,尤其某些从长辈手中继承大位之人。

    傻子只是寥寥,聪明人更多!

    说到底,各方最终还是要靠自身实力来说话。

    让周然坐上监察部主事人之位,多少也能淡化一下一连出现两位跨过天门之人给外部带来的震撼。毕竟,周然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先天第一境,哪怕他还是血军总教官。

    关家为何也想将周然推上这个位置?

    玉泉山之所以封山,乃是因为一百多年前那些家族联手逼迫。

    至少关山海等人是这么认为的。

    后来发生的事也正如那些家族最初设想的那样,玉泉果然封山。

    在关山海看来,若周唐两家果真不再插手,那些家族或许也会如同约定那样,让这两家做地位超然的传世大豪族。可如果足以代表两家的周然转身成了监察部主事人,几乎就等同于单方面打破与那些豪门之间的默契。

    甚至可以说,周然成为监察部主事人之日,就是周唐两家被那些豪门围攻之时。

    周然也确实可以选择放弃,但周唐两家出来的人什么时候后退过?至今都不知道恨山为何的一众豪门又怎能明白周唐二姓到底意味着什么?且不说其他,在连通两方天地的那扇大门没有真正打开之前,谁敢在封万里坐镇的玉泉山撒野?莫非真以为老兵痞子封万里达到上境后就变得很好说话了?

    关山海回归后,封万里之所以那么轻易就放弃手中权柄,不过是因为他看过了太多风景,眼中早就没有一个小小的监察部。

    帝京,权势中心。

    风波从未停息。

    不管高层刮了怎样的飓风,一时之间还影响不到普通人的生活。

    全民皆兵计划在一年前就已经提前推进到第二阶段,体能成绩作为军校录取的重要依据,省级以上军校严进严出。与此同时,军人的社会地位也被进一步拉高,收入更是大幅度提升,一个少尉的收入足够让五口之家过得很滋润。

    离开镜湖密地之前,梵奎让周然现在外面好好看看。

    帝京风波平息下来后,周然果真没有回去。

    一个人在大裂谷内呆了那么久,周然确实不想那么快又回到到处都是山林的镜湖密地。

    梵奎还会在镜湖密地坐镇半年时间,半年之后就算交给楚竹,周然也一样放心。内部外部局势暂时也还算是安稳,身上还有足够的血元丹可用,就是多了一个监察部主事人的身份。不过,也没有什么事需要他来亲自处理。

    职位越高越清闲,这可不是一句废话。

    十九岁虽然有些大了,却也正好是读大学的年纪。

    周然带着被封万里狠狠打磨一番的星爵与昆宇离开帝京,坐着南下的绿皮车。

    即使改换了新能源,这种好似几百年都没有提过速的老车却还是摇摇晃晃慢慢吞吞。

    星爵第一次坐这种车,一路上都趴在床边看向外面,站在他肩上的雪球也很好奇。

    昆宇看过几眼便没了兴趣,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历史书翻阅起来。

    上学这么好的事,周然不愿独享。

    离京时,他就将二人安排进了距离瀚海大学不远的一所小学。

    四大军校之一的瀚海大学在三年前就已与镜湖密地建立合作关系,这所无数少年心中的求学圣地正是与苏城相邻的魔都第一军校。

    周然此次就是要到瀚海大学去享受他的大学生活。

    身份问题也不用周然担心,毕竟无论血军总教官还是监察部主事人都属于军方高级将领,而血军与监察部也都属于秘密部门。

    除了达到一定级别之人,其他人几乎一无所知。

    距离正式开学还有几日时间,周然正好可以带上两个小子去苏城走一趟。

    七里古街那座老酒馆,不知道在赵元徽手里变成了什么模样,正在那家老酒馆里等着周然的青衣不知有没有铺出一条连接镜湖密地与外界的商路,那位天武峰一脉传人是否也在老酒馆,还是去了别处。

    绿皮车悠悠晃晃了两天,苏城终于在望。

    立秋早已过,暑气还未消。

    烈日,蝉鸣。

    杨柳岸,小河青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