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重返1977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送礼诀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洪衍武对“宰”肖和平的这顿饭全无心理负担。

    他坐在酒桌旁,不但吃得津津有味儿,时不时的吧嗒吧嗒嘴儿。

    还不顾肖和平焦虑与急切,好好的耍了一回大牌。

    一会儿要蒜,一会儿要醋,把肖和平指使得跟店小二似的。

    那叫一个滴溜儿乱转。

    要说这实在是有点低级趣味,不大够朋友。

    可是呢,话说回来。

    这顿饭他也不白吃,给出的主意靠谱啊。

    有了他的话,当天肖和平至少能睡着觉了,心态也平静了许多。

    而真等到两天后的周末,倒了该办事儿的时候,洪衍武也完全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一大清早儿,他不但自己西服革履坐着边建功的汽车来找肖和平。

    并且还真的领来一个货真价实的老外安杰洛。

    见此阵势,肖和平的心里就更踏实了一些,真的重新升起了一线希望。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嗨,其实洪衍武是要带着安杰洛登门去黄大师的家,去演一出好戏。

    想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办法再送一次礼,来替肖和平挽回局面。

    两天前在酒桌上,他是这么跟肖和平说的。

    “送礼,首先第一个原则,必须要投人所好。”

    “生活上短缺的人,你送他有实值的礼物。生活优裕的人,你要送有情趣的东西。富裕却没有地位的人,对荣誉和名声的渴望,肯定超乎寻常。”

    “按这个道理来说呢,你送这位黄大师钱财,其实并没有错。因为咱们国情的现状就是艺术家名利倒挂,名声高,收入低。”

    “而且你说的,他们家房子是不错,美院的大三居住着。可连冰箱都没有。这一听就知道,生活清苦啊,他绝不可能真把金钱视为粪土。”

    “可问题是你跟人家非亲非故的,送礼的目的又是为了走后门。对于有些没什么道德感的人,这或许是件可以接受的事儿。可对于把道德操守看得很重的人,这就变成了一种侮辱了。反倒失去了送礼的意义。”

    “你想想看,如果收了你的钱,这位黄大师不但会感到自卑、自愧。更严重的,是这件事如果要传出去,对他的名望将造成覆灭性的摧毁啊,”

    “不说别的,咱就按纯粹功利的角度来考虑。人家收你这五百块,要把自己的尊严、面子、地位、名望都赌上,值么”

    “所以说,这就牵扯到送礼的第二原则了,送礼不但要送得对,而且要送得巧,必须得够得上收礼人的身份,给人家做足了面子才能得到良好的效果。也就是我说的,要用别人无法拒绝的方式,送别人无法拒绝的东西。”

    “什么意思呢咱要通过隐晦的手法,把黄大师担心的因素都化解掉。要让他收礼收得舒服,收得光明正大,收得毫无后顾之忧。最好,还能被外人传为美谈,让他的名誉声望因此更高”

    “你别皱眉头啊,其实特好办。我是这么想的,我去找个老外来帮忙。你想想,一个外国艺术收藏家自称慕名而来,特意登门求购画作。那黄大师还能不乐意吗这是既扬名又挣钱的好事啊,表面上又不牵扯其他。他必定答应,还会很荣幸。”

    “而等到我们出高价买了他的画,他也就承了情,不就等于送礼成功了吗到了这一步,火候,我再提你的事儿,那就好办多了。想必黄大师即使再恼怒也不好当时翻脸,怎么也会耐心听我把你的情况说说。”

    “你呢,就好好在饭庄子的包间里等着。只要中午我能把黄大师给带去了,就证明人家肯原谅你了。一见面,你再诚诚恳恳的一认错,席间敬上一杯酒。这事儿就差不多成了。你说怎么样”

    怎么样

    高啊,当然高啊。

    事实证明,肖和平只把这主意只当成“死马权当活马医”,实在是小瞧了洪衍武的智商了。

    真正操作起来,情况完全是超乎寻常的顺利。

    到了中午,洪衍武和安杰洛几乎是准时准点,就把黄大师给请来了。

    而焦虑不安,神态胆怯的肖和平,一见到人,还有点不敢置信呢。

    恍惚间,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该上前打招呼。

    “黄黄教授,您还记得我我吗我是我是被您赶走的那个肖和平,我我错了”

    没想到,因为仓促的激动,关键时候居然掉了链子,还结巴上了。

    而正当他为自己的笨嘴拙舌份外难堪,不知该如何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歉意的时候。

    反倒是黄大师和颜悦色地让他不要紧张,平易近人地对他做出了宽慰。

    黄大师自称已经了解到他的情况,明白了他是事出有因,所以不会再怪罪他。

    甚至随后还很笃定地鼓励了他一番。

    “艺术家永远都要拿作品来说话。你一定要坚持操守啊,不要因为一时的功利心迷失了自己。因为心一旦被污染了,也就创做不出深入心灵,具有感染力的作品了。”

    “所以,千万不要相信认为那些搞歪门邪道的人能得逞。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还是评委,这次评审结果就不会受到他人的干预。”

    “假如你的作品水平够,那么不用送礼,肯定也能获奖。但如果还是获不了奖,也一定是你的作品有缺陷。只能说明,你还需要继续提高自己。”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结果更好的了。

    于是这顿饭过后,肖和平彻底恢复了自信,觉得生活又充满了光明。

    可正当他抱着极大的感激谢谢洪衍武成全了自己的时候。

    让他再次大大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发现自己的乐观似乎又有点过头了。

    因为洪衍武说这件事才刚刚开了个头儿。

    还给他布置了新任务,让他通过康平先生,尽快把其他初选评委的名单、住址打听到。

    说要抢在复选名单公布之前,再照这个样,把那些评委都逐一拜访一下。

    只有这样,这事儿才算是真正有胜算。

    对此,肖和平当然感到费解了。

    他认为黄大师既然已经说了那样的话,难道还会有变故出现吗

    没想到洪衍武被他的单纯给逗乐了。

    又好好给他上了一课。

    “哎哟,人家黄大师答应你什么了他答应你,让你的画参加复选了人家可没这么说,人家只是表态会尽力维持公正。不是也跟你说了,可能会有两种结果吗”

    “你呀,就是和人打交道太少了。我跟你说,听话听音,千万不要只凭字面意思理解。也没人会把话说死的,那样不但等于是跟自己过不去。这样的承诺可信度也不高。”

    “所以眼下,黄大师答应的,能落实的,只是会尽力帮忙。可他毕竟是一个人,遭遇的阻力又多大,他能帮到什么程度实在说不好。咱们当然趁着还有时间,尽量争取更多的评委支持了。毫无疑问,越多的评委站在咱们一头,黄大师说话也就越管用啊。”

    “虽然说,那姓关的早就送过礼了,咱们再送,是晚了一步。可那也得看礼物的价值是否均等啊。我跟你说,我出的可是别人无法拒绝的价码。只要咱一出手,再倾向于姓关的评委也得倒戈,被咱们拉过来。我就有这个把握”

    好嘛,这话那叫一狂。

    可当肖和平真正了解内情的时候,却彻头彻尾的傻眼了。

    因为洪衍武还真不是吹啊,他的手笔太大了。

    在黄大师那儿,他居然花了整整三万五的外汇券,一口气买下了三十三副作品。

    国画、油画都有,那几乎是黄大师五六年的创作量了。

    而据肖和平所知,国内就鲜有如此大规模画作售卖的情况。

    特别是油画,这在我国还属于近代刚刚发展起来的画种。

    这方面的市场,其实远比传统国画要清冷得多。

    许多画家的油画作品,除了被美术馆收藏的途径。

    就只能挂在酒店中,同工艺品、旅游纪念品一起销售。

    也只有一些常驻京城的外交官、外企工作人员,还有部分港商,在零星的购买。

    价钱自然不会太高了,而且画家本人还要出一部分寄卖费。

    所以在很多油画家的心目中,都没有想过自己作品是可以通过买卖变现的。

    他们干这一行,多以搞纯艺术视之,他们也多是美院的教授。

    即使像黄大师这样的级别,属于国内油画专业的权威人物。

    作品能卖个八百一千,就已经算是高价了。

    洪衍武几乎是出了高出一倍的价钱啊,而且还一举买下这么多。

    也就难怪黄大师为什么对他是如此亲和的态度了。

    但弄明白了这事,肖和平反倒更茫然和犹豫了。

    他实在不知该不该照洪衍武的话去做。

    因为要是这么着,再把所有评委处都跑一遍,洪衍武不知又得搭进去多少钱去

    不管洪衍武的钱从哪儿来的,那对他来说都是天文数字。

    这份人情就欠大了,恐怕是他穷尽一生都还不起的。

    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的事儿,竟然需要这么多的金钱付出,心里充满了对洪衍武的歉意。

    何况要是就凭金钱获得这样的荣誉和认可,那还有价值,有意义吗

    这等同于作弊啊。

    他同样对自己的坚持是否还具有正当性,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好在洪衍武有洞悉人心的本事,很容易看出了他的顾虑和动摇。

    于是很及时的对症下药地做出了劝解。

    “和平啊,你心里千万别有什么心里负担,这个时候游移不定啊。”

    “我跟你说,别看我给你紧着忙和。可我也认为黄大师的话没错。搞歪门邪道成不了事儿,打铁必须自身硬。”

    “俗话说,救急救不了穷啊。你要真没本事,我再帮你也没用。即使用钱把你给托上去了。回头你能力不行,还得掉下来。那到时候就是把咱俩都摔死,还得一起臭名远扬了。”

    “可你要有本事呢,即使错过了这次机会。早早晚晚也能出头。这就叫酒香不怕巷子深,金子永远都会闪光。”

    “不冲别的,就冲你天天什么都不爱,就琢磨画画了。画一只手,能从骨头开始,然后画血管,画皮肤,从里到外,做到完完全全的真实的呈现。我就认定了你是个美术天才。”

    “我还没见过一个画家能做到这一步的。不是说你的水平有多高,而是说你的痴迷程度。像你这样的人,天生就是画家。你要都画不出来,就没人配称作画家了。”

    “我的钱起什么用跟你的本事一比,那就是个屁。顶多了,对你成功,只能起一个辅助作用。唯一的意义,也就是帮你避免终身遗憾,少虚耗几年等待成名的时间而已。”

    “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我为你的事儿,钱花得有点多了。那我不妨坦白跟你说,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咱俩关系再好,我也不会不计后果,这么给你投入。”

    “我之所以肯下这么大的价钱,是真的想买这些画啊。如今这些画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白菜价儿啊,早晚有一天会一飞冲天,给我带来丰厚的经济回报的。”

    “或许你会觉得我买画的价格高了,有点傻。可你也得换做我的角度想想啊,我是外行啊。我哪儿知道外面卖的那些画什么水平创作者有没有名气啊再说了,真是好画,谁舍得拿出去卖啊”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借着你的事儿,我能找评委买画了,直接去人家家里,全是精品之作。何况能给全国美展评奖的评委,有谁不是业内知名的大画家啊我闭着眼买就行了,而且价格给得好,还能挑自己喜欢的。所以说白了吧,这事儿上,咱俩纯粹是互惠互利,一举两得。”

    “这样,算我谢谢你了行不行请你一定得让我好好帮帮你。你也真没必要觉得对我有什么亏欠的。要是实在过意不去,你就多送我几张你的画。等你出名了,我也就赚大了,好不好”

    好不好

    好啊,这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肖和平简直像遭遇了一场头脑风暴,被一种另类的好好洗礼了一把。

    对洪衍武的精明,那真是五体投地,彻底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