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重返1977 > 第二百七十一章 露一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看大家伙儿年年都过春节,可其实很少人知道。

    至今为止,“最早的春节”(农历正月初一)发生在1966年的1月21日。

    而“最迟的春节”是两个并列冠军。

    分别是1920年的2月20日,和1985年的2月20日。

    最早和最迟期间整整相差了一个月。

    但如果根据历法计算,这仍不算是极致。

    因为如果农历不进行人为调整的话,2319年2月21日,人们才将会迎来真正的“史上最晚春节”。

    这么一看,就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其实已经存在的最早春节和最晚春节几乎都发生在二十世纪之内。

    这也就是说,洪衍武的一生,既赶上了1966年最早的春节,也巧合的遇到了第二次发生的最迟春节。

    这实在是一件有幸的事儿。

    或许,这种两极差距,便可以看做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这既预示着本世纪的共和国,必定要走出复兴之路,我们的国运将会完成衰极而盛的转变。

    也同样符合洪衍武本人身上正在发生的人格转变。

    1985年是乙丑年,这一年人们所感受到的过年氛围,最大的特点就是闹腾。

    比如市场丰富了,大店小店都搞促销,年货种类多不胜数。

    那市民们买东西可就有的选喽。

    所以哪儿哪儿都是人,远比过去配给制时期热闹多了。

    另外社会上的迎春活动也变多了。

    比如地坛恢复了春节庙会的传统,从2月10日起,要一直热闹到2月24日。

    还有2月11日到2月15日举办的首届全国芭蕾舞大赛,都给年前增添了不少声色。

    甚至春晚的表现形式也做了一次极为大胆的尝试。

    导演黄一鹤因为阅兵带来的兴奋感,和看了邓丽君的《1984十亿个掌声演唱会》的演唱会录像,决定把春晚舞台搬到了工人体育馆。

    但无论怎样,年前要论最热闹的地儿,还得说是集邮总公司和各个邮政营业部。

    因为随着1980年首套生肖票猴票的价格一路高涨,且带动后面四年的生肖票同样持续上扬。

    本年度牛的生肖票彻底成了广大集邮爱好者们疯狂抢购的票种。

    连报纸都专门做了报道,宣布了一条惊人的消息。

    说自邮票发行以来,直至除夕前两天,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全国的所有生肖票就已告全部售罄。

    只可惜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如此火热场面的背后,却只会迎来“牛票不牛”的无奈。

    因为这张牛票,也是生肖票发行量开始迅猛扩张的一年。

    据数据显示,1983年的猪发行量仅年的鼠仅2100万,几乎都与当年发现的普通票种数目差距不到。

    而这一年牛票发行量居然高达12000万,普通的票种发行量仅1000多万。

    由此可知,邮政看到近年来生肖票受追捧的现象,便打着满足社会需求量的旗号,开始盲目的给生肖票扩大发行量了。

    而这,才是使得第1980-1984所发行的5种生肖票价格,明显高于后面的7种生肖票价格的真正原因。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年牛票的发行量,其实比原有历史9000多万还超出了两千万。

    之所以会如此,原因自然要归结于猴票价格远远高于原有历史的走势。

    实际上,在洪衍武囤货居奇的作用力下。

    此时猴票价格已经超过了原有历史轨迹的十倍了。

    单票的价格官方指导价在百元一张,私人交易则已经逼近一百五十元了。

    完全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度。

    偏偏对这件事,理论上已经掌握了近亿变现能力的洪衍武本人,却压根懒得计算。

    他的心思全放在和泉子一起,精心准备家里的年夜饭上了。

    毕竟是晋级成了职业厨师了嘛,怎么也得露一手才算没白学不是?

    所以这一年,不光洪家,连水家的年夜饭,这哥儿俩全包了。

    这倒是让两家的妇女同志们统统解放了,可以彻彻底底的免了灶台上的劳作。

    虽然彻底想歇不可能,杂事也同样够她们忙道的。

    可比起其他的家庭来说,这已经够她们趾高气昂,傲视其他家庭的婆媳母女了。

    像西院儿水婶这一天就没断了跟邻居们的显摆,逮谁也得跟谁说一声,晚上吃现成的,年夜饭有女婿操持。

    弄得水清特不好意思,死乞白赖守着家门口,干脆不让她出屋门了。

    至于结果,当然不会砸锅。

    洪衍武和陈力泉作为“张大勺”的亲传弟子,已经专心苦练了两年了。

    何况他们又有玉爷给的底子,但凡动手用力的事儿上,那都是有属性加成的。

    碰海如此,学厨一样如此,这练一年几乎可顶普通人十年。

    所以这顿饭的水平那是相当可以。

    像“紫气东来”(葱烧海参)、“大虾”、“虎皮肘子”、“干烧黄鱼”、“烩两鸡丝”、“四喜丸子”,这几道主菜做的有模有样。

    水准至少能及得上其他酒楼饭庄的“二灶”。

    “烤羊肉串”、“老面馒头”,还有他们跟“张大勺”特意学来的奶油点心“光头”、“水乌他”,属于稀缺性独家品种,也是别具风味。

    此外,更有洪家自家花园生长的蜜渍,和允泰托人送来的自酿御酒“满殿香”增色。

    但说来也邪了,这一切都远远不如两道看似普通的菜肴受欢迎。

    一是“锅塌豆腐”,一是“海米烧大葱”。

    为什么?

    咱在这儿不妨点透了,就是因为超凡脱俗的手艺。

    首先是这两道菜做得精。

    就拿这锅塌豆腐来说吧。

    这道菜,外面馆子要做,几乎都是山东本土办法。

    先用南豆腐切半斤,然后用三厘米薄片放入碗内。

    鸡蛋三枚,打碎倒入豆腐碗之中,加入少许煸热的葱花拌匀。

    炒锅再放素油,烧热后,将豆腐、鸡蛋倒入,摊成圆饼。

    待得两面煎成金黄,这才放入黄酒、酱油、精盐和白糖调味儿,然后勾芡。

    出锅之后呢,这菜应该是颜色金黄,带着扑鼻的葱香,汁宽味厚,是又下饭又好吃啊。

    至于水平高低,毫无疑问,就在入味与否和煎豆腐的火候上了。

    同时这道菜往往有个难解的题目。

    就是特别容易散汁,一散汁就不好吃了。

    所以必须趁热,刚出锅马上就得上桌才行。

    要一耽搁,弄不好顾客就有意见了。

    至于“张大勺”教给洪衍武和陈力泉的,却是经过宫廷改良的做法。

    改良的地方主要在于要将切好的豆腐一块块沾好蛋糊去煎。

    这样不但能有更好的模样,也保证了菜肴的入味。

    但最关键的一个秘方还在于勾芡时不用淀粉,而用骨汤。

    因为骨汤里有胶原蛋白,这种办法调好的汤汁又香又浓,凉了也不泻。

    另外,“张大勺”还有属于自己的私房菜升级版,甚至就把大众菜改为珍馐了。

    敢情老爷子的独门做法,还得把豆腐两面抹上鲜虾馅,再粘好蛋糊去煎。

    并且去腥用的黄酒,也要用虾子去泡。

    这么一来,这道菜除了咸香以外,还加了一道“鲜”口儿,能不好吃吗?

    所以像洪衍武和陈力泉按照升级版这么一做。

    别说像洪禄承、王蕴琳这样见过大世面的主儿连夸精彩。

    就是水庚生、水婶儿吃过这道菜后,也如刘姥姥吃“茄鲞”一样。

    闹出了非要跟洪衍武学上一学,以后就只愿吃豆腐的笑话。

    可见其滋味有多么勾人了。

    接下来,还得说一说这“海米烧大葱”。

    这道菜据传是传奇御厨“张东官”所创,谭家菜的常客金潜庵以这道菜为最爱。

    但别看来历非凡,层次挺高,但其实用料还特别简单。

    就是大葱切成两三寸的段儿,先用素油将葱段儿炸透,炸好后码在盘中。

    最后再将泡有海米、酱油、糖的调料倒入锅中,收汤后浇到码有葱段儿的盘内即可。

    有意思的是,哪怕“张大勺”传艺之前,洪家的孩子也一直有这个口福。

    这是因为王蕴琳身为大家闺秀,年轻时也独爱这道菜。

    不过由于洪家、完颜家早已破落,王蕴琳可是属于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主儿。

    那凭着记忆里的味觉,和询问过家里私厨的只言片语来做,未免就有点荒腔走板了。

    实际上这道菜诀窍有二。

    一是金钩大虾米必先用黄酒浸泡来化开。

    二是葱一定要特定的时节,特定的品种。

    京葱在不同的时节,生长状态也不同。

    大致可分为小葱、沟葱、青葱、大葱和羊角葱。

    而这道菜选用的,就是京葱之中的大葱。

    但是并非所有的大葱都能入菜,必得是在霜降之后、上冻之前,从地里起出来的大葱。

    因为只有在地里经了霜,葱质才会变得脆嫩可口,也只有这样的大葱,才能称得上是上品大葱。

    即使是最优质的大葱,优质期也只能延续到来年的正月十五,此后大葱的品质,就日趋下降了。

    所以说到底,此菜重时节,只能冬天做,立春后,葱就无法再用。

    也正因为接近了立春,那么像洪衍武和陈力泉剥葱的办法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

    一捆大葱也就出两盘子,剥下来的葱叶子就有一筐。

    但必须得说,这么做绝不是无用之功,

    这道菜做出来居然一点儿没有了葱味。

    两大家子人,无论男女老少谁都赞不绝口,最后连汤汤水水都吃净了。

    王蕴琳更是由衷感叹,“这味儿才对了……”

    可见烧葱不易,实属绝活儿!

    其次说来,这两道菜除了精心制作,还有熟能生巧这一说呢。

    这也是洪衍武和陈力泉给公家干饭馆的本意,就是需要实战,磨炼火候。

    要知道,自打“北极熊餐厅”开业以来,老百姓下馆子点的最多的两道小炒就是这两样菜。

    理由也很明显,因为原料便宜啊,价钱就便宜。

    豆腐和葱才多少钱?

    洪衍武和陈力泉自打开业以来,四个月之内,每个人早就做过数千盘了。

    现在一天得照着几百份往外出,早就成了招牌菜,他们的手艺当也以这两道菜为最。

    而且话说回来,所谓便宜也看跟谁比。

    这两道菜都卖一块一呢。

    要跟他们自己比,这个价儿可几乎跟“大食堂”提供的荤菜一个水平了。

    要跟外头比呢,也已经能跟别的餐厅的炒鸡丁,木樨肉差不多看齐了。

    所以当初餐厅开张时候,好多老百姓看过“北极熊”的小炒菜单,被惊得直咋舌。

    也有好多人问过,你们这小炒怎么卖这么贵啊?这还是豆腐吗?这还是葱吗?

    而餐厅的回复就一句。

    “好吃啊,反正和别的地儿不一样,跟那些特价菜更不是一回事,您一尝就知道了。这样,要尝一口您觉得不好,我们包退。”

    结果怎么样,确乎如此。

    哪怕豆腐和大葱卖出了肉价,可一样深受欢迎啊。

    就连“北极熊”的工人守着大食堂,天天中午都有人串过来点这两道菜打牙祭。

    可见真正的厨艺具有化腐朽为神奇之效。

    从这点上来说,“北极熊餐厅”也的确让人恨得慌。

    一个豆腐和大葱都能让人吃上瘾啊。

    关键是,你不吃吧,还想得慌。

    你一犹豫吧,弄不好还卖完了。

    哎,说真的,作为“北极熊”工人和附近居民,其实也挺毁自信的。

    因为要想难过,都不用想起伤心事来。

    他们只要想起自己面对豆腐和大葱都无力抗拒,就足够伤感的了。

    没出息!吃货一个!

    恐怕是他们经常自责的词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