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民国奇人 > 第十七章 袍哥会不容小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次的复仇之旅,比想象中的要复杂一些,这事儿着实是让人有些意外。

    小木匠本来以为直接抵达渝城,然后兄弟二人找个机会,直接堵住程兰亭,由屈孟虎这边与程兰亭当面对质,述说过往,随后便开始动手,一决生死,用不着来什么弯弯绕绕的,没想到这事儿背后,居然还有那么多的曲折,甚至连正主都没有办法瞧见。

    好事多磨。

    当下也只能这么理解吧。

    想要报仇,就只能先找到程兰亭,而程兰亭一年多时间没有露面了,想要找到他,只有从他几个亲信手下那边入手。

    但那帮人之所以能够成为亲信手下,对程兰亭必定是忠心耿耿的,又怎么可能随意透露出这家伙的下落呢?

    所以,这件事情还真的急不得,得慢慢地弄,迂回处理。

    小木匠有些失望,但屈孟虎却并不会心浮气躁。

    为了找出当初灭门的真凶,他已经为此奔波了不知道多少年,从历史的迷雾中抽丝剥茧,最终才确定了真凶。

    现如今虽然又生出了变故,但他不在意多等一会儿。

    作为一个复仇者,屈孟虎有足够的耐心。

    当然,更重要的是信心。

    次日清晨,屈封就出去了,他去联络那个在磁器口教书的土夫子侄子,希望对方能够与屈孟虎见个面,当面聊一聊关于那三眼巫的墓穴之事。

    他去了一个上午,一直到中午时分,方才迟迟而归,然后一脸沮丧地告诉屈孟虎,那人在几天前江边游泳的时候溺水了,人沉入了水中,到现在,连尸体都没有能够找到。

    很有可能是死了。

    对于这件事情,屈封很是惊讶,因为据他所知,那个人在江边长大,水性是极好的,一口气憋个五六分钟都没事。

    再大的浪,他都能在江里游来游去,完全没有问题。

    结果那天风平浪静,他游着游着,人就没有影儿了。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离奇古怪,但屈封从他的单位到家里都打听过了,人确实是已经没有了,学校还雇了捞尸人,想要把尸体找到。

    他家人甚至还拿出了悬赏重金。

    但至今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再也没有出现过。

    听完屈封的叙述,屈孟虎陷入了沉默之中。

    小木匠忍不住说道:“这恐怕是渝城袍哥会动的手吧?”

    屈封点头,说应是如此。

    屈孟虎却问他道:“徐青山和周平呢,他们去了哪儿?”

    屈封说道:“程府那个佣人据说有新的消息,周平陪着徐青山去了……”

    屈孟虎眉头跳了跳,当下立刻说道:“不好。”

    屈封有些惊讶,说怎么了?

    屈孟虎说道:“除了这里,还有别的落脚点么?”

    屈封点头,说:“当然有,在下浩老街那边,我准备了另外一个备用点,随时可以撤离过去。”

    屈孟虎说道:“你现在就整理一下,然后带着十三去那边。”

    小木匠忍不住问道:“到底怎么了?”

    屈孟虎说道:“被发现了。”

    屈封有些惊讶地说道:“不能吧?我们都很小心的……”

    屈孟虎很是肯定地说道:“这个跟小心没关系,那家伙什么时候都不出事,偏偏这两天就溺了水,而这边那佣人又突然间有新消息传来了——这个时候,能有什么新消息?之前打听不出来,现在就能够有程兰亭的下落了?分明就是钓鱼的陷阱……”

    听到他肯定的话语,屈封有些慌了,问:“那该怎么办?”

    屈孟虎说道:“没事,你们先过去,我留在这里,至于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等人回来就知道了。”

    屈封不敢违背屈孟虎的吩咐,当下也是将这儿的重要东西收拾一下,然后准备离开,而小木匠这边则问屈孟虎是否需要帮忙。

    屈孟虎说忙肯定是要帮,不过不是这会儿。

    他留在这边,肯定是不会与人硬拼的,就是做个接应而已。

    听到这话儿,小木匠方才放心,与屈封一同离开。

    两人走了半个小时之后,这边的巷子,却是出现了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来,身上还满是鲜血。

    那人却是周平。

    他回来之后,四处张望一番,发现身后没有跟着人之后,便闪身进了这屋子里来,结果刚刚一进来,便感觉眼前一晃,人却是出现在了屋后的厨房里去,吓得他忍不住喊出声来,结果嘴巴却给捂住了。

    屈孟虎平静地说道:“别出声。”

    周平瞧见是屈孟虎,原本绷得紧紧的身体一下子就松了许多,而屈孟虎则伸出右手,往前一划,又带着周平往前走去。

    两人往前走了两步,景致却突然一变,周平瞧见自己却是出现在了斜对面小楼的楼顶处。

    这时屈孟虎将手收了回来,周平赶忙喊道:“老师,出事了。”

    屈孟虎点头,然后手往下方指去。

    周平顺着屈孟虎的手指望去,瞧见有十来人却是从街巷各处涌了出来,将他们先前身处的藏身之地团团围住。

    紧接着一个看上去异常魁梧的汉子上前,将那大门给猛然撞了开来。

    一群人鱼贯而入,冲进了屋子里去。

    瞧见这一幕,周平一脸错愕,有点儿难以置信。

    他在回来的途中,已经绕了好几次路,还特意注意着身后是否有尾巴,再三确认无人追踪之后,这才回来的。

    没想到,他身后居然跟着这么多人……

    他忍不住要与屈孟虎解释,然而屈孟虎却没有多说什么,抓着他的肩膀一纵,人在复杂的街道顶楼处几个起落,随后落到了另外一条僻静的街道。

    屈孟虎没有说话,七拐八绕,最终带着周平来到了江边那儿,方才停歇下来,对他说道:“你不必解释这些人是怎么跟着你的,就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青山人在哪儿……”

    周平满心懊恼,几乎是带着哭腔一般地与屈孟虎讲述起来。

    那佣人当真是一个陷阱,他和徐青山一过去,就中了伏击,两人经过拼死抵抗之后,最终还是被人给擒住了。

    擒住之后,他和徐青山被分开了来,一个叫做姜大的男人找到他,询问他们打探程兰亭下落的用意。

    周平自然是咬死不松口,就是不肯说,对方也没有对他用太多手段,简单地审问过后,就放了他,让他回去告诉他背后的人,说想要徐青山的性命,便去渝城袍哥会那儿拜个码头,说清楚这里面的事情。

    渝城袍哥会也是讲江湖道义的,你要是能够有个由头,或者有人帮着说和,这事儿还好说。

    若是不讲规矩,想要蒙混过关,那么就别怪袍哥子人家不客气了……

    他被训了一通话,随后就给放了回来。

    至于徐青山,因为他被那佣人指定为收买的主谋,所以最终被留了下来。

    周平本来也以为那帮人会盯着自己,所以回来的路上,非常小心,一直到后面,没有感觉到人跟着了,这才放心,没想到最后还是着了道……

    听他讲完这些,屈孟虎沉默了一会儿,一挥手,却是从周平的衣服上面,抽出了一粒黑乎乎的东西来。

    周平抬头望去,瞧见那黑乎乎的小东西,有点儿像是跳蚤,但似乎更大一些。

    它有蜘蛛一般的节肢,被屈孟虎捏着很不舒服,张牙舞爪,结果被屈孟虎两指一捏,直接“啪”的一声爆开,却有蓝绿色的浆液流了出来。

    瞧见这个,他才晓得那帮人到底是如何追踪自己的。

    竟然是这么一个小虫子。

    弄完这些,屈孟虎说道:“我们先去下一个落脚点。”

    周平满腹郁闷,但终究没有再多开口,低下头,跟着屈孟虎离开。

    两人甩开了渝城袍哥会的追兵,七拐八拐,最终抵达了下浩老街那一片,然后避开耳目,最终进了那房子里去。

    进来之后,屈孟虎没有对周平太多责备,而是让他去洗个澡,然后再处理一下伤口。

    其它的事情,等处理好伤势再说。

    屈封去帮周平处理伤势,而屈孟虎则将当前的局势与小木匠说起。

    说完之后,他叹了一口气,将责任揽到了自己的头上来,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怪我——他们几个虽说还算不错,但江湖经验,终究还是差了点儿意思,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行踪,让渝城袍哥会的人察觉出来……”

    小木匠问:“你那个学生,他……会不会暴露你的身份?”

    屈孟虎摇头,说道:“我选的人,别的不敢说,人品还是可以的,肯定不会暴露我的身份,唯一头疼的,是青山可能会吃些苦头,甚至……”

    他有些担忧徐青山的安危,而这个时候,小木匠却主动提出来:“我去救他。”

    屈孟虎说道:“这件事情得从长计议,渝城袍哥会人多势众,光凭你我,不可能与其硬撼的……”

    小木匠却说道:“不,我的意思是——我按照周平所说,过去会会他们,拜个码头,看能不能和平解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