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体内住了一只神 > 第二章 死而复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京,东城,雪夜。

    雪没有停下的迹象,越下越大,寒冷透彻心扉。

    云宫处理事故的效率非常高,派了几个人证跟警察到局里去做笔录,一口咬定女生擦窗户时意外坠亡。

    张云闲被锁在云宫的保安办公室,佝偻着身子,断臂拖在地上,好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说说吧,是不是嫌钱少?20万,凭你现在的能力,够你赚上几年的了。”

    李志东指着面前的一叠钞票,对张云闲说道:

    “我们打听过了,你俩都是孤儿,这赔偿金正好就便宜你了,也就是在云宫这,你去满西京打听打听,哪个娱乐会所里,员工自己跳楼,老板还给赔偿的?”

    “呸!”

    张云闲抬起头,狠狠地对着李志东唾了一口。

    “看来,你小子给自己找了一条死路。”

    李志东将面前的一半钞票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对身后几个手下挥挥手道:

    “兄弟们,干活!剩下的钱拿去分了!”

    “好嘞,还是李哥大气,放心,这活兄弟几个绝对给你干的漂漂亮亮。”

    络腮胡子带头拿了两叠,一拍胸脯保证道。

    剩下几人也纷纷附和。

    一个小时以后。

    乱葬岗。

    西京东城自古多土匪,而乱葬岗就是解放前土匪们杀人抛尸的地方,也是解放后政府枪决死囚的刑场,只是近年来枪决死刑几乎废除,这地方也因为阴气太重,少有人来,倒成了一片无人开发的荒野。

    “贼日的,这土冻的忒瓷实,挖了半天,才挖了这么一点。”

    一个保安哈气搓了搓手,忍不住抱怨。

    “差不多了,再挖上几镐头,这天气冻也把那小子给冻死了。”

    “要是怕不保险,就把那小子双腿双手都给弄断,往地下一埋,就不信他有几条命!”

    络腮胡子把张云闲从面包车里拖出来,推到他们挖好的坑前,说道:

    “你娃做了鬼也不要寻思着找我们哥几个报仇,我们不过是拿钱办事,你放心,我们绝对给你个痛快!”

    “如果死后真的有知,我希望我可以见到晓玫。”张云闲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络腮胡子说。

    “动手!”

    络腮胡子拿起一把铁锹,朝着张云闲后脑勺就是狠狠一下。

    张云闲重重倒了下去,正好在坑中间。

    旁边一个保安不放心,抄起镐头,对着张云闲的左右两腿膝盖用尽力气砸了下去。

    “咔嚓!”

    “咔嚓!”

    眼看着张云闲再也没出一声,没动一下,几人确定,事情是真的办妥了。

    草草掩埋了事,开了车扬长而去。

    雪下的更大了,很快,乱葬岗只剩下满目苍白的夜色,寂静无声。

    子夜,城东十里铺,陈家。

    “说好的流星雨呢?这些天文学家就知道骗人!”

    陈小雨裹着一袭粉色的长款羽绒服,在天台上望着天边,喃喃自语。

    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朝着群里问了一句:“有人看到流星吗?”

    “哎哟,都这个点了,小雨你还在等呢,平时也没听说你是天文爱好者啊!”

    “就是,小雨你还小,也没有男朋友,一个人看流星,看的什么劲儿?”

    “雪这么大,有流星也被冻住了!小雨小雨,快睡觉觉吧!”

    “对,睡觉最重要,身为西京四美之一的陈小雨,美容觉一定要睡够哦!”

    ……

    陈小雨气呼呼地把手机扔回床上,对着白雪茫茫的夜空喊道:

    “我陈小雨要对着流星许愿,我一定要找到一个盖世英雄来做我的白马王子!”

    “三小姐,快看哪,流星雨来了!”管家元叔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哇!这流星怎么这么大,跟电视上看的一点都不一样,元叔,怎么我听到天空有爆炸的声音?”

    夜空里出现一道夺目的火光,远远望去,像一轮太阳在燃烧着降临。

    “三小姐,这说明流星的体积非常大,在大气层没有燃烧完结,可能会落在地球上。”

    “元叔,这到底是流星还是火星啊?怎么看着这么可怕,一点都没有浪漫的样子?”

    望着越来越近的流星,陈小雨不禁有些疑惑。

    流星下落的速度似乎比想象的更快,片刻之间,伴随着响彻夜空的火爆声,带着长长的火花尾巴,它竟然径直朝着西京城东方向呼啸而来。

    “哇!元叔,流星要砸过来啦!”

    陈小雨有些懵,电视里果然都是假的,怎么流星雨下成这般模样?

    元叔也懵了,肉眼都能清楚看到这颗流星陨石在远处的楼顶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火光。

    “三小姐,小心啊!”

    转眼之间,流星就到了陈家上空,元叔甚至感受到周遭一阵炽热,天空的雪花都变成了雨滴,地上的积雪瞬间融化。

    陈小雨双目圆睁,眼中倒映出流星熊熊燃烧的景象。

    “不会这么巧吧,流星流星,不要砸到陈小雨啊,我还没找到我的白马王子呢!”

    就在陈小雨闭目祈祷的一瞬,流星从陈家上空一划而过。

    陈小雨听到震天动地一声巨响,睁开眼看到,流星落在了不知道多远的远处,陨石上闪烁着闪电和火花,好大一会工夫才沉寂下去。

    “元叔!快开车,我们追流星去!”

    陈小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是我的,谁都别跟我抢!

    陈小雨指着方向,元叔驾驶汽车,一路向东。

    其实很好找,流星划过的痕迹非常明显,雪地都融化成了水,有些地方因为温度过高,甚至融化后又被蒸发变得干涸。

    因为是半夜,元叔并没有把速度开的太快,大约行驶了七八分钟,在乱葬岗的野地里,陈小雨终于见到了她的“流星”。

    “元叔,流星就长成这样子?”

    望着地上足足十米直径的一个球形圆坑,中间躺着的一个还不到一个足球大小的乌漆抹黑的东西,陈小雨不确定地问道。

    “没错,这就是天外陨石了!”元叔也是第一次见到,颇有些兴奋。

    “元叔,你快去拿绳子,把我放下去!”

    “三小姐,还是让我下去吧,万一下面有什么状况,你也好随时撤退。”

    “元叔,只是一块石头,会有什么状况?你年纪大了,下去不方便,再说我也拉不动你!”

    陈小雨不由分说,拿起牵引绳,一头捆在自己腰间,一头交到元叔手上,让他缓缓放自己下去。

    10米并不算太高,陈小雨很快就到了坑底,可能是陨石坠落震动导致,坑底的尘土非常厚,一脚踩下去,小腿几乎都在土里面,陈小雨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坑中心走。

    “流星啊,陨石啊,我的我的!”

    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慢慢向前靠近。

    陨石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陈小雨仔细打量着这块陨石,通体乌黑,近了看并不是圆形,严格来说是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底部大约30公分,高度20公分,看起来就像一只什么动物的样子,当然没头没尾,全靠想象力。

    “希望不会太重!”

    陈小雨伸手就要去触摸陨石的瞬间,异变突生!

    陨石周围的空间似乎诡异地扭曲了起来,一种淡紫色朦胧的光晕散发开来,仿佛是陨石内部有什么东西透过这光向外传递。

    然后,陈小雨目不转睛地看到,那朦胧的紫光竟然化作一道长长的细线,像是在四周嗅测什么一样,最终确定了不远处的一个方向,整道光芒,朝着那里疾驰而去,一闪而过。

    “我的陨石!”

    陈小雨大叫一声,吓得元叔在上头差点跳下来。

    “三小姐,怎么了,你还好吗?”

    陈小雨伸手一碰,刚才看着还神秘无比的陨石,居然瞬间化作一地的碎灰,碎的连一块能捡起来的石块都没有了,全部化成了灰尘。

    “还我的陨石,还我的流星!”

    陈小雨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从小到大,整个西京城,谁敢在陈家三小姐面前抢东西?

    回忆着刚才那道紫光飞去的方位,陈小雨几乎是扑过去的,一时间没站稳,直接砸进了尘土里。

    “咳咳……咳……啊呸……”

    陈小雨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一阵喘息。

    “真是倒霉,陨石没得到,吃了一肚子的灰!”

    陈小雨觉得今天绝对算得上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忽然,陈小雨不知道是夜黑还是自己眼花,她居然看见尘土里有东西在蠢蠢欲动,不是很明显,但的确是在动。

    蛇?

    虫?

    鼠?

    蚁?

    一念间,无数种可怕的小动物在陈小雨的脑海里闪过。

    拼了!

    “还我的陨石来!”

    陈小雨大喊一声,两手疯狂地在尘土里刨起来。

    “呀!”

    元叔在上头急得团团转:

    “三小姐,你到底怎么了?”

    陈小雨怔住了。

    她看到了一只手,一只人类的手,就是这只手,试图努力抬起来,却因为太虚弱总也无法抬起。

    “元叔,我找到抢我陨石的家伙了!”

    陈小雨心里盘算着怎么从面前这人身上夺回自己的陨石,下手便更快了几分,半刨半拽,终于把这人从土里完全拉了出来。

    虽然灰土灰脸,陈小雨还是一眼看出来,这是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男生。

    令人羞愧的是,可能是因为陨石灼烧的原因,这男生身上衣不遮体,陈小雨几乎是一目了然地检视了他的身体。

    “啊,这强壮的臂膀!”

    “哇,八块腹肌耶!”

    “妈呀,这完美的线条!”

    “妈妈呀,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就在这时,张云闲眼皮动了几下,慢慢张开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